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被消失的新疆——以暴易暴的國家恐怖主義:我在中國見證的日常 -新疆的「再教育營」。(一)
2018/10/28 00:15:08瀏覽485|回應0|推薦44

樊志傑/被消失的新疆——我在中國見證的日常

文 樊志傑(中國作家)

攝影 AFP PHOTO 2018.10.24   

 

 

 

有一個笑話說,第一個中國太空人登上月球時,竟然發現已經有維吾爾族人在那裡賣羊肉串了,由此可見維族人頗有做生意頭腦,以及足跡遍布整個中國甚至更廣。
 

但現在,要在我所生活的城市,吃到正宗新疆人烤的羊肉串,已經幾乎不可能。仔細回想,這樣的情況持續時間差不多已經有兩年。我個人的旅程和消息所及之處,狀況也是如此。
 

最近一段時間,全世界都關注到了新疆的「再教育營」,但幾乎所有討論都忽視了一個前提——如果維吾爾族人仍然可以在全中國的範圍內自由出行甚至自由出境,那麼無論多麼嚴苛的集中營,都不可能將他們「一網打盡」。
 

烤羊肉攤消失的原因,不僅僅是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以拆除違建的名義,驅趕「低端人口」——雖然在經濟上處於弱勢地位的少數民族,必定受到波及——各地政府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在當地的住宿都採取了嚴格的限制。
 

這一年多來,中國對於賓館的入住要求愈發嚴格,除了每一個入住者都需要查驗身分證之外,通常還要經過人臉識別系統的審核但一個維吾爾族人,即便是拿著本人的身分證,想要隨意在外省的賓館住宿,也會被告知:「請前往指定接待的賓館。」如果工作人員「不慎」收下了維吾爾族客人,那員警很快就會出現在大堂,然後要求賓館每天安排人去派出所報告這位住客的動向。
 

那如果想要透過租房的方式長期留宿在外地呢?恐怕結果是,房東會聯絡維吾爾族租客說,自己的房屋有別的用處,願意提供一筆不錯的違約賠償,請他盡快搬離當然,房東並不是真的要拿房子派什麼用處,只是接到了「有關部門」要求清退若干特定少數民族租客的通知。至於節外生枝產生的賠償,也只能由房東自己「買單」——以上這兩種狀況,目前並沒有流出的「紅頭文件」可以佐證,但確實都在我身邊的親友身上發生過。
 

於是乎,在中國各大城市,市民們已經很久沒看見戴著白色的帽子販售羊肉串或者切糕的「新疆人」了。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xinjiang-enforced-disappearance-reeducation-camps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f1c65fe&aid=118788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