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新冠病毒下的生活紀錄(七)
2020/06/09 08:08:35瀏覽189|回應0|推薦8
早晨七點半生物鐘叫醒了我,屋裡靜悄悄的,老公和兩個兒子酣睡著。我可以再眯個回籠覺,因為我們在家避疫,大人在家工作,小孩在家上網課。不用象從前那樣大呼小叫,連推帶拽踩著點打仗似的衝出家門。可是多年緊張生活產生的生物鐘真是無比頑固,身體軟綿綿的,頭腦卻越來越清醒,只好翻身起床。下樓燒水衝咖啡,煮雞蛋。
孩子們醒過來,大兒睡眼朦朧,臉不洗頭不梳坐在電腦前上網課。二兒則視心情好壞,選擇與我們鬧學還是罷學。
我暫時選擇性失聰,先掃屋子,再給後院種的西紅柿苗,盛開的玫瑰澆水,然後灑掃庭院,一邊掃一邊默念,「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現在,我的天下就是我的家。我的常態就是家裡蹲。本以為這個狀態只是幾個星期,最多兩個月,怎麼也不會超過中國武漢封城的76天,但是事實證明,我們低估了病毒的威力,也高估了人類應對的能力。我們從春天捂到了夏天,可能要繼續隔離至秋天。
居家令將我們平素忙碌的生活踩了緊急剎車,節奏陡降。儘管外面的世界風雨飄搖,恐慌蔓延,但是宅在家裡,如果不看新聞,倒是風平浪靜,歲月靜好。居家避疫的最初兩個星期,由於事發突然,公司雖說讓我們在家工作,我平日的工作不需要加班也不需使用laptop,公司沒有為我配置可以聯線公司網絡的laptop。我就在家閒呆了兩周,二兒學校也無網課。大兒上私立學校,學校提供網課,但處於摸著石頭過河階段。那兩個星期是我最悠閒的時光。每天孩子睡到自然醒,所有的課外活動從游泳到畫畫,到樂器都停課或是網絡上課。不用接送孩子,時間多出一大塊。我認真地做每頓飯,花時間陪伴二兒,帶領他閱讀。二兒的語言能力較弱,閱讀低於平均水平,一直是我的心病。現在有時間在一起,從頭補起。學習結束後,帶他去小區的一個籃球架那裡拍球投籃,相當於體育課。

孩子看電視,打遊戲的時候,我就去附近走路散步。街道上真是安靜,車輛不多,行人稀少,如果相向而行,大家盡量避免正面接觸,會拐彎繞著走,保持社交距離。


最初居家那段時間,我每天步行一萬步,創了歷史紀錄,將小區附近的小山爬了好多遍,常常偶遇半山腰閒逛的梅花鹿家庭。週末,我拉著老公去公園健行,恰逢加州最美的春季,細雨霏霏,山青水秀。由於工廠停工,空氣更加清新通透。每次來到野外,宛如置身於天然氧吧,享受從里到外的舒暢。最奇妙的是,疫情前我一直去疹所理療,我的頸椎造成肩膀疼痛,醫生手段用盡,卻進步微小。居家避疫後的一個月,疼痛消失,肩膀上聳左旋右扭自如,困撓我數月的腫脹酸痛消失殆盡,想起醫生說的話,「你這個病最有效的治療就是不工作。」聽時,我唯有苦笑。氣勢洶洶席捲全球的疫情逼我們回家,意外地治癒了我的疾病,可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在家中的時間多了之後,我和老公開始研究廚藝,開發新的產品。麵食很花功夫,平日嘿一袋麵粉吃一年。疫情中,我們一個星期做一次蔥油餅,饅頭,甚至攻克了麻醬燒餅這樣高難度的面點。一個月就消耗了一袋麵粉。costco發酵粉脫銷,可見全國人民在做同樣的事情。另一個緊俏商品是蔬菜種子,因為大家都開始種菜。我不能免俗地也開闢了一個小菜園,還去馬場拉馬糞回家當肥料,帶領孩子種西紅柿,天天觀察小苗成長,體會農婦的快樂。非常感恩這般慢節奏的生活,是我們急速浮躁生活的一劑良藥。

如硬幣的兩面,居家有它田園詩意的一面,同時有它沮喪黑暗的一面。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f7a0494&aid=138117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