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父親的兩千公里長征
2015/07/24 21:22:43瀏覽1111|回應7|推薦93

※ 這是父親自傳中的一段,敘述少年時由湖南到四川求學的經過。 刊頭圖為2002年所攝:嘉陵江畔的釣魚城,父親當年念書的學校在銅梁,距此不遠。

我於民國二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由鄉下徒步去長沙,係由堂弟敬業為我送行到苦竹坳。離家二十里地,到處已是軍隊後撤、逃難人多。那時正是日軍發動對長沙第四次(當年第二次)攻勢前夕,便囑敬業弟速返家園,讓我單獨一人直奔長沙姑父家。長沙已是人心浮動、難民麇集,姑母不敢留我,也不敢讓我遠走,但因日軍迫在眉睫,遠處砲火連天,軍機常臨空炸射,氣候突變嚴寒,下起雪來,他們也要準備逃難了,便讓我搭乘到湘潭的小火輪,就是小型客貨兩用輪船,由姑丈的一位好友送我上船。他見我衣衫單薄不足以禦寒,就將身上的棉大衣脫下給我穿,使我感激至深,可是年月已久,已忘了他姓甚名誰了。

十二月二十六日早上啟程,當晚抵湘潭縣城,第二天才搭上別人的便船到板檔舖車站,轉乘火車到衡陽。那年頭為了貫徹焦土抗敵,重要的交通線如粵漢鐵路早已中斷,僅能從湘潭板檔舖啟行。

到衡陽報到後,才知還有浙江、江西兩省招到的同學,和我們湖南招收的共二百五十人,一起集中後便組成一大隊,走到衡陽市西岸湘桂黔鐵路起點站搭車去廣西。我們乘的是一列敞車廂,日曬雨淋,上面還有日機隨時臨空掃射。我和一群初離鄉井的青少年,只有隨著領隊的指揮,一時停車疏散免被日機炸射,一時集合上車前行。途經桂林、柳州等大城市,抵廣西金城江下車休息。當年鐵路只修到此地,往貴州省獨山的路段還在修建中。在金城江待了半個月,因沒有其他交通工具,只好隨隊徒步旅行了。我們各自扛著簡單的行李,一步一趨,沿著西南公路走向河池縣。由早到晚,約四十多公里,直到晚近才抵達河池,借用一所小學教室作臨時居留地。別的同學手快,早已弄到三幾張課桌作為臨時床鋪,我卻只找到一條雙座長凳作為床了,凳長約四尺寬僅九寸,但由於疲累至極,睡得還是很沉穩呢。

第二天再出發徒步到南丹縣,那是廣西往貴州的山岳地帶,西南公路雖然平坦,但為泥石路面,且沿山勢起落而建,走起來非常吃力,九彎十八拐有如羊腸,婁山關是一步一步走過的高山。幸而當時年青,也不覺得苦,隨著大家一道行,沿途欣賞異鄉風光。在南丹也是借用一所中學的校園大禮堂,以稻草墊地作為露宿場所。最難忘的是夜間有人起來小便,被當地住民以槍枝相向。有部分同學當夜找到了便車,便當黃魚帶上車前往貴州遵義縣了,我和其他同學沒醒,未來得及趕上軍便車,只好留在原地待命。豈知校方認為前面已走的同學未復原環境,而要我們未走的人替他們打掃整理好,才讓我們離開。我們在南丹的街簷下坐待了兩天,才等到一輛輜汽團的軍車帶我們上貴州遵義,途經桐梓、息峰、修文等地,都未多停留,僅知息峰有張學良在被監禁,修文有王陽明的講學謫居地,但都未得一親真相,只是口傳而已。

到遵義時正逢農曆春節,家家戶戶都是過年氣氛,我們這群初出茅廬、離鄉背井的少年,便湊合著多買些菜來加餐。哪想到採買同學和伙夫都未認清是茶油還是桐油,只看到油很濃稠亮麗,就買回來煮年菜。晚餐大家吃得很高興,但到半夜都鬧肚瀉了,才知道上當非淺。經過茅台時,愛喝酒的都去爭著喝茅台酒,我卻無此興緻。道經綦江上游烏江時,過渡要人拉著跨江的鐵索,把船載人、車擺渡過對岸,一次只能兩輛車。那時正是後方物力維艱,沒有多的機動設備,現在可早有跨溪大橋了。

經過兩個半月才到重慶。重慶當年是戰時首都,號稱陪都,古稱巴州,地處長江和嘉陵江交會之處,是一座位在半島上的山城,市區建築鱗次櫛枇,高低起伏甚大。路面除通車道外,兩旁山坡巷道多為梯級石板鋪成,現因兩江已興建橋樑大道,或已改善不少。當時市區係以兩江所夾之半島形山頭為範圍,不若現在市區擴大多少倍。我們由南岸渡江搭船到重慶市,徒步走過一條近兩公里的隧道,再穿過市區到嘉陵江畔搭渡船過江,到江北縣五里店山坡下新建的「士繼公學」報到,完成我第一次遠涉關山到兩千公里外異鄉求學的起始。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33wang&aid=26492347

 回應文章

蕭之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8/31 22:27
很精彩,希望能讀到續集。
看雲 (33wang) 於 2015-09-01 06:21 回覆:
謝謝,續集是他們在軍校的生活,等整理好再貼出來。

盹龜雞~ 迷人的塞維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8/24 14:55
湖南長沙開始 轉換各種運輸方式到達桂林柳州都不容易了, 登高徒步往貴州南丹, 還想辦法到遵義, 等拉索渡江前往山城重慶 , 真是好一段大遷徙啊 。 幸虧年輕有伴 幸虧心存樂觀希望, 雖然極其艱苦 兩千公里長征也熬過來了 。上一輩人 無怨言的投入抗戰 讓人敬佩 。 現今的孩子 鬥氣可以, 要讓他們吃這種苦 ,  恐怕是吃不來的 。
看雲 (33wang) 於 2015-08-25 11:40 回覆:

以前交通不方便,鄉下人到哪裡都是徒步,可能練就了長途跋涉的腳力。

父親小時候有哮喘病,離開家時還常咳嗽。跟著大夥餐風露宿幾個月,居然不知不覺的好了。真是年輕就是本錢。


口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8/07 22:14
半個老郷,我母親是湘鄕人,和您父親有類似之長征,
長沙會戰時和學校一起撤到西南地區!
看雲 (33wang) 於 2015-08-09 03:01 回覆:

那一段憂患恐懼的日子,是上一輩共同的回憶

我父親應該是最後一次長沙會戰前離鄉的

隔了七年才再見到母親


曉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30 04:14

一直好奇, 父親那一輩的心路過程, 尤其是最艱苦的那一段

很羨慕妳能有這自傳, 而能真實的瞭解, 珍貴!

看雲 (33wang) 於 2015-08-06 12:48 回覆:

他們那一代都喜歡塗塗寫寫,如果您仔細找一找,可能找得到令尊的自傳

趁著令堂健在,您也可以用訪談的方式為她寫傳記

這些珍貴的紀錄必須留下來,才不會讓以後某些自稱為歷史學家的不肖之徒任意竄改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5 14:46
2004 年第一次造訪重慶
特由抗戰勝利紀念碑沿著山路
由蜿蜒的石階拾級而下
兩旁有許多超過半世紀的建築
不知現今是否安在了
看雲 (33wang) 於 2015-08-06 12:42 回覆:

我在2002年造訪重慶,但是只有一兩天的走馬看花,沒有機會去抗戰紀念碑

倒是去了附近的釣魚城(釣魚城 … 影響亞歐歷史的古戰場),那是南宋末年和元軍對抗的一個重鎮

父親後來念了在成都的空軍機校,小時候接觸的叔伯多是他機校的同學,所以旅行時對成都的興趣比較大(古蜀國的傳說和歷史 神州初探 – 三星堆和熊貓合照(從都江堰到松潘草原),還有諸葛武侯廟和杜甫草堂,一直沒有時間寫)。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5 13:55
佩服您的父親,寫得好詳細,這真是珍貴的記載資料。
看雲 (33wang) 於 2015-08-06 12:27 回覆:

父親晚年花了很多時間寫自傳,不過改的比寫的多,而且越改越簡略。

這一段他開始寫時有更多細節,例如在哪裡遇到誰,經過情形等。但是到最後讓哥哥謄寫時,那些生動的描述都不見了。


火星情報總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5 09:53
有續集嗎?
看雲 (33wang) 於 2015-08-06 11:47 回覆:
當然有續集,不過這是父親的遺作,必須跟媽媽和兄弟姐姐討論後,才能決定要不要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