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憶元宵》
2020/02/03 16:50:59瀏覽1977|回應14|推薦95

 

小時候村子裡每一戶家境不富裕。元宵節夜裡,孩童手上提的大都是從柑仔店買來的摺疊型紅色紙燈籠,上面畫著當年度生肖或美麗花朵或吉祥等應景圖案,但哥哥們嫌這種燈籠太女孩子氣,因此稍年長後便開始自製燈籠。

 

印象中的是奶粉罐或各種鐵罐以鐵釘在罐面上釘出數十個洞,將鐵絲穿插在其中兩個洞後交叉固定,在鐵罐外部留一小截旋成圈的鐵絲頭,圈內插進一根竹棍子,之後旋緊。至於鐵罐則先滴化幾滴蠟燭,趁熱插上一根小蠟燭,待冷卻蠟燭固定,燈籠便完成。

 

記得有一年,我與鄰居幾位年齡相仿的小女孩提著紙燈籠各家各戶招搖遊玩,一不小心,手上的紙燈籠竟然出現「火燒燈」的現象,嚇得我當場哇哇大哭。後來,還是二哥緊急做了一個鐵罐燈籠讓我提著出去繼續玩。那一夜,在一群小女孩當中感覺特別威風不同。

 

雖說這種鐵燈籠威風,不怕火燒燈,但還是有幾項缺點,一是罐內蠟燭燃燒後總會冒出一大圈的黑煙,會將鐵罐上方薰黑,味道也不好聞,再則鐵罐周圍的溫度高,一不小心便容易燙到。每每總是要等吃過了炸元宵,提過燈籠,年節才算正式結束。

 

物資貧乏的年代,元宵節大同小異,但每個記憶都是一段童年趣事的故事,如今雖然都已成為往事,但歡樂的畫面仍鮮明,尤其是那股子蠟燭燃燒與小手提燈籠跟在哥屁股後面夜闖後山試膽量,邊走便被哥哥笑罵「膽小鬼,跟好!景象從未褪色

 

那時候村子裡,感覺月亮特別明亮,連一彎鉤月都清澄,皓月旁的天空有數不完閃爍著的星星,以及地面上無處不飛的螢火蟲,彼此彼落的蛙鳴之聲。如今,我們手足各自奔向東西,各自在不同城市裡開枝散葉,想著童年時自己與哥哥弟弟生活中嘻鬧的點點滴滴…轉眼繁華過盡。如今過年再聚首,每個人都是歲月風霜,身材日漸傴僂,最終面臨的,也必如父親般撒手而離…。 

 

在元宵節即將到來前,記憶裡不免承載著舊時童年泛黃的老故事,這些記憶殘骸若不寫出來,便如同那缺了圓的月,黯然失去明亮。

 

如今時代進步,元宵節各地皆可逛花燈或遊行或猜燈謎等熱鬧慶典,可是老家左鄰右舍的老人們卻早已凋零殆盡,而新一輩人多數遷移外地,童年那些玩伴早已天涯各方。這個年,偶爾聽起娘說,早已找不到熟悉的老鄰居可以串門子、聊聊天,平日裡常常一個人獨坐便是一整天。

 

家老了,娘老了,手足們也漸漸老了。

 

當年那個笑罵著「膽小鬼,跟好!」的二哥那張憨厚無憂的稚臉,再對應現今髮際線漸往後移中年大叔的模樣,不禁感慨歲月的盈缺,與基因裡親情之愛的濃烈。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273b36a1&aid=131644695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Sookh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19 12:25

感謝您,

那個鼓仔燈也是朋友轉送的,

很好用的教具,會看到小朋友驚喜表情,

結果也破損、消失了!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4-20 09:29 回覆:

這世間沒有什麼是永恆的但記憶裡的永遠奪不走

 

所以,鼓仔燈鮮明仍在我記憶中。

還有童年、玩伴、歡樂的

 

這種意義上的歡樂,是每個小朋友都不可缺少的樂趣。


Sookh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23 14:38

您好,感謝您

寫出小時候的元宵節共同經驗,

今天剛好找到這張舊鼓仔燈照片。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24 13:25 回覆:

非常感謝Sookhing的用心,真是太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驚喜。

 

就是這種古早的鼓仔燈,好懷念喔!

話說,妳怎麼會有這盞燈呢?現在要找到這種鼓仔燈已經大不易。

 

再次謝謝妳好心分享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7 13:48

一晃眼元宵已經過了,我也來晚了!

這種跟在哥哥們後面當跟屁蟲的時光,我也有過,被跟的和跟人的,個中滋味都留在記憶裏。

有哥哥是非常幸福的,至少我是這麽認爲的。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17 14:53 回覆:

知道妳很忙,一直忙著吃喝玩樂。這是非常重要的事,絕不能怠慢,所以我也不敢去吵妳。

 

這個年才剛開始沒久,因為新型冠狀肺炎全球都不好受,尤其疫情嚴重的國家,所以更沒敢太誇張喧嘩,就當自己在家與公司間隔離,簡單動線,簡單生活。

 

像我剛剛,泡了一壺水果茶,吃了根香蕉,上星期與同事團購的Haagen-Dazs剛到貨,所以等一下我喝完熱水果茶,會再來一杯覆盆子冰淇淋,這種自我隔離的方式我很能接受。

 

我很幸運,上有姐姐哥哥,較不幸運的是,下有兩個弟弟。就因為有兩個弟弟,害我小時候都吃不到雞腿,只能吃雞翅。所以,上有哥哥姐姐是真的很好,很幸福。(噓~雖然兩個弟弟害我小時候吃不到雞腿,但我還是愛我兩個弟弟,因為他們現在都長的比我大隻,我不敢說討厭)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8 10:07

6萬是一般牙醫植牙行情,不建議,除非認識知道技術沒問題。

專科醫生植牙一顆8萬起,若需補骨再加3萬。

要省錢,每次餐後,乖乖(牙間刷)剃牙(牙刷)刷牙,

每半年洗牙,保養最重要,原生牙齒勝過任何假牙。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10 10:03 回覆:

我想等到我需要植牙時,那時的費用應該比現在您我說的價格還高。

 

您的建議很好,但是剃牙這事我可不敢做,我只敢「剔」牙。當然,我也做到每半年洗牙的固定保養。總的來說,我的牙齒算是健康,除了拔掉那顆智齒補的那顆磁牙外,整口牙都是原生牙齒。

 

我非常認份,知道沒有多餘的錢時,自身的健康就要顧好。若讓我選,我寧可錢少但健康,也不要錢多卻拿去給醫生花的人生。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6 12:22
紅袂午安。
殘念啊。就算我是主管,妳也沒辦法進來,我們公司的清潔工作,全都外包給清潔公司,人員應徵也都包給人力資源公司去負責。
妳倒是不必殺來南投,就近可以去日月光應徵。我們是它旗下的子公司,在日月光,妳的福利會更好。

中興新村的房子全都不能買賣,它是第一代花園城巿,也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座保存良好的建築群。住在這裡,不能改建,不能破壞,只能修繕。那些荒廢的宿舍就是因為這樣敗落下來的,即使妳想住,要經過重重的資格審核,付出比外面還貴的租金,才能入住這種破破爛爛的房子(自己還要花個幾十萬整修,水電也要重新拉線,否則連廁所都沒法用)。

雖然妳是開玩笑的,但是事實如此,我也很無奈啊。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雪霏兒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06 14:16 回覆:

先說,那齣長安十二時辰真是好看,我目前夜裡有空便努力中,感謝妳好康相報。

 

所以,是我搞錯門路嘛!所以之前的謝過先我得收回來。呵呵。

 

原來資格審核困難重重啊!老房子雖頹廢,但聽妳這麼說我深深覺得還是住不起。真是殘念啊!

 

還真的只能哪天路過妳家,叨擾一杯清茶,再細細觀覽老房子這機會了。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6 10:44

長兄如父,妹妹如同女兒,女兒再煩也是甜蜜的負擔。

兩排假牙可以拆下?這個不好,趁還年輕趕緊全面修整,

牙齒非常重要,沒得吃美食,人生趣味失去大半,

現代植牙技術已經非常成熟,這錢必須花,絕對值得,

必須要找植牙專科醫生做,這是專業技術,一般牙醫不行的。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06 13:53 回覆:

我大哥讀高一時,我還在念小學每次進到他房間都捱罵,在手足中他是位較嚴厲的大哥這總讓我跟他有著較疏遠的感情。從小與二哥較親近,也才有機會當跟屁蟲。

 

那兩排假牙其實是我開玩笑的。我常常在回覆格友時說笑鬧,不一定真格的。

至今為止,除了20幾歲時智齒長歪拔掉裝了一顆磁牙外,尚無任何假牙。日後若需需植牙,得趁現在多存點錢才行,因為以目前基本行情價一顆6萬來說,單就植牙費用少說也得準備個幾十來萬才夠。

 

您有個妹妹真好以我身為人家的妹妹來說,有哥哥真的很幸福、很好。


the flying kit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5 16:26
哇! 紅袂讓我想起老家八個兄弟姊妹都青春年少的時光! 我們時興元宵燃放仙女棒,月下燒烤喝beer, 玻璃瓶那種. 我看兄弟們整瓶拿起來灌, 有樣學樣卻拿錯瓶子, 灌進一口清醋!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05 16:57 回覆:

Dear Maria

 

不會吧?妳們家的手足數與我們家相同,真是不可思議啊!

 

手足眾多的家庭,做父母的辛苦又煩累,但全家歡聚就是有這個好處,記憶不斷笑聲不斷、美食不斷人人自胖

 

經妳提起我才想起我也有一隻仙女棒,放多久了呢?至少十年。還能不能用?真不知道。這個元宵節就拿出來點看看。

 

哈哈哈原來妳自招愛吃醋下回我家廚房沒了醋,再來向妳借嘿。反正妳家的醋能自產..免成本...呵呵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5 12:08

紅袂午安。

不用想太多,我不是主管,也不想做主管(討嫌又怕煩)

我們公司吃飯要分成六個梯次(4~5000人一廠,無法一起用餐),我是吃11:45的那梯。

中興新村的榮景隨著凍省一去不復返了,但我還是深愛著這裡,不肯離開,果真是年紀大了。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雪霏兒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05 15:48 回覆:

我讀到「也不想做主管」的重點…拜託妳點頭做主管啦!這樣,等我這邊清潔工作沒著落時,還可以「依親」去投靠妳,屆時看能不能被妳引進公司佔一個打掃的職缺。

 

哇嚇!妳們公司是間大公司耶!員工人數這麼多,難怪要分批吃飯。那我得先惦惦自己的體能是否有辦法勝任這份大間的清潔工作。

 

 

沒錯,若我是妳也會捨不得離開這個老家,而且我還真喜歡老房子、老巷子的感覺與味道,感覺很熟悉又親切。不知妳們那邊這類老房子的房價如何?若我有能力,還真希望能住到這種地方呢。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4 12:07
每逢佳節倍思親---。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05 10:02 回覆:

 

您短短幾句話,親恩不待之情之憾全然流露。

 

歲月如江,翻過前浪,浪已老,亦也逝。但也如新浪般,生命源源不絕於接續湧接。

我們的上一代如斯傳承於我們,我們也如斯傳承於下一代。

 

看到下一代平安,獨力自主,便是上報親恩最好的傳承。

而我們自己雖老卻更要過得好。生命終有止息時,但生命的達觀與樂趣可以不斷營造。

 

祝福您及闔府:平安如意!


Hege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04 11:52

妳講的這個鐵罐燈籠勾起我的記憶,我好像也製作過鐵罐燈籠。讀妳這篇,那滿地斑駁、燭影搖紅的記憶又起來。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2-05 09:52 回覆:

 

想不到您也做過這樣的鐵燈籠,原來在那個年代男生玩的與流行的都差不多。

 

我隱約還記得我哥做過一種玩具,材料也是奶粉鐵罐,在鐵罐內穿上好幾根活動式的鐵釘(怎麼弄的,完全不記得),然後一樣在鐵灌上方打兩個洞,用麻繩穿過,然後拉著鐵罐走(當做車子),鐵釘會互相碰撞且撞及鐵罐,發出許多聲音。

 

小時候的記憶大多已模糊,但有些印象卻深刻。如,我不知怎麼惹娘生氣,她拿著棍子準備打我,也不知我哪來的膽子與勇氣,奪門而出便跑,我娘在後頭追,我在前頭使命的跑,直到我娘追不到為止

 

小時候我跟野ㄚ頭沒兩樣。當然,現在老了,我跟我娘都跑不動了,才明白有娘打的日子還是幸福的。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