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松山美人》
2020/01/15 16:32:13瀏覽1565|回應10|推薦69

 

松山美人曾經在我童年記憶中縈繞多年。


 

 

當年松山有一家療養院,在我童年時期,附近出現一位赤腳女子,四季裡無論高溫或寒流,刮風或下雨,總著一身堆疊好幾層新舊不一骯髒油漬的衣服,背上好幾個破爛不堪的包包,在穿流不息車道中,在商店騎樓下,這位美人汙垢的臉上總掛著一抹傻笑。

 

老一輩人說,她就是從療養院跑出來的「肖查某」。附近居民背地裡管她叫松山美人」。取這樣的封號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而是帶著恥笑與嘲諷其實,她有一個很普通的名字「阿娥」

 

那時有句俚語:「松山土粘,松山錢鹹,松山查某雜唸〈碎碎唸〉。」這位松山美人就是觜裡碎碎唸的模樣,至於唸些啥?沒人聽得懂她每天的活動範圍可以日行好幾公里遠,常常一天內在松山及南港都可看到她的蹤影。當年還是孩子的我,最怕上下學途中遇到她,只要遠遠看見就立刻繞路避開,有時沒留意撞見,打從旁邊經過也總是害怕驚恐,因為大人說這位瘋美人會捉小孩,還會打人。

 

不知是我幸運還是不實謠傳,總之,偶有狹路相逢,倒也未曾被她打過或捉提過,反倒見過幾回,有些小頑童起鬨,拿著石頭丟她,或拿棍子搓她等無知的戲弄,還邊嘲笑邊喊:「肖仔、肖仔」。被石頭丟疼的她也知道生氣,偶爾作勢打人,但孩子總像賊般溜走,美人嘴裡依然唸唸有詞,依然繼續遊走。有些較大如國高中的學生,也會故意拿香蕉皮或垃圾給她吃,她也會接手嚐一嚐,這時總會引來圍觀的人群哈哈大笑。

 

當年雖未曾參與起戲弄,但也因弱小不曾挺身阻止,只一逕害怕閃躲,意識裡也是嫌憎。如今想來…當我無法同理她身心靈的弱勢,無法感受她的遭遇與苦痛,我的行為與那些頑童又有什麼不同。

 

存在心理學Rollo May說:「生命意謂著每個人必須了解自己的存在藍圖…生命的意義除了接納無可改變的環境,並將之轉變為自己的創造之外,別無他途。」對阿娥來說,她的生命或許也曾經構建過一幅美麗藍圖,而非創造出肖仔身份遊蕩人間。

 

生命自有其厚度與去處。或許對阿娥來說,每天從這個城市遊走到另一個城市,身是無累自由﹔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看不慣忿不平,嘴巴謾罵叫嚷,都不須在意眼光與批判,心又是何等的自由。

 

社會對於環境、個人成就形象及責任種種箝制與要求下,人們得時時掛上面具活得戰戰競競。如今幾十年歲月過去,在紅塵裡歷經無數個嗑嗑碰碰,反倒羨慕起當年松山美人無牽無掛又無畏的自由。

 

這樣的自由,想來早已成了絕響。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273b36a1&aid=131553572

 回應文章

慎卿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26 17:38

「當年雖未曾參與起鬨戲弄,但也因弱小不曾挺身阻止,只一逕害怕閃躲,意識裡也是嫌憎。如今想來…當我無法同理她身心靈的弱勢,無法感受她的遭遇與苦痛,我的行為與那些頑童又有什麼不同。」

這段讀來心痛!我小時候也曾有類似的經驗和心靈歷程,每每想起仍十分自責慚愧,要說明白,其實就是良心的譴責!不會因爲時間久了便失去疼痛。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30 10:58 回覆:

原來我們童年都有類似的經驗與感觸。

 

輾轉人事已非,昔人今在否?他日我在否?

既然各人命運隨運轉,無法掌控的,就隨時間好好道別。

 

咱們做好份內的事,在己力內盡量不留遺憾,便是避免日後發喟的遺憾。

 

祝您:2020年蓄勢待發、闔府吉祥安平!


Sir Norton 志成跳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22 13:09
在她的世界𥚃,常人才失了心瘋,奔波從沒盡頭。
大千世界,小眾平權,患有輕重的心靈疾病的人口,已近四成,我們如何更兼容並蓄?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22 15:22 回覆:

我想,只有做好自己,不造成危害社會的份子,便是一個正常人應守的責任。

 

至於其他身心障礙或弱者,則端賴國家之配套措施與民間企業或慈善機構共襄資助與支援,否則,此一現象在任一世代中都將生生不息


筆記阿本~ 我同情亞美尼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01/20 23:27
我是隱射這個世局與政治的渾沌與黑暗,怎麼變成是.... 都快不敢回應了。哈哈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21 09:42 回覆:

Ha ~ take easy and be happy

 

我知道您的意思啦!但是你已經回應的很嚴肅,若我也跟著嚴肅,可能所有人都得立正、站好,那多沒樂趣啊!

 

這一定得讓您知道,在某種層面上,我有肖仔的意識成份。所以您可別太認真我的回應。呃,我不是說我不認真回應,而是我會視當下的心情、解讀與人來回應。

 

所以,您別怕,我真的不會亂咬人。

 

 


d.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20 10:39
我也有一個童年時期的深刻記憶。怎麼剛好也是在松山....但不是同一個女人,因為我暗自觀察的那個,是我外婆家的「鄰居」。看來,又有可以深入挖掘的故事題材了。

ps: 妳這篇用的字體已經升級為蜘蛛,謝謝啦,哈哈!ROES扮鬼臉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20 11:11 回覆:

妳說的是跳蛛級的那種嗎?

 

倒是妳回應的字超級無敵大我站在外太空都看得見妳回應的字,有夠清楚,也挺嚇人的。我猜這樣的字體,連瞎子都看得見。

 

好像,每個人身逼周遭或多或少都會有這樣的人物故事。

其實處在現今虛虛實實、爾虞我詐的時代,在壓力及期許下,人很容易誘發成疾。

 

像我,有時也會像肖仔一樣,喃喃自語,或是極度自閉,所以,我是有潛能的。

下回我若說了一些我平時不大相同的話,或做了一些反常的行為,妳別在意,就當我是人格分裂後的另一個我,千萬別當真。

 

我會重新回來做原來的我自己。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20 11:56 回覆:

忘了說

倘若妳發表了一篇類似此題材的文章,收到稿費後,可別忘了分一杯羹給我。

 

再怎麼說,我也算是有一點點點點點啟發的功勞,是吧?呵呵呵


天涯孤鴻 (今天吃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受盡欺凌
2020/01/20 00:31
早年經過屏東火車站附近,常見一個頭很小,看不出年齡,弱智遊蕩的女人,久不久又看到她懷孕了,心裡百感交集,世間的禽獸還真多!政府何在?她的家人又何在?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20 11:01 回覆:

妳罵的好,這種人不配為人。

 

弱智或精神有問題者,回歸到家庭的責任。家庭是第一線責無旁貸,再來是國家社會局醫療照顧及申請之完善性,及相關慈善機構扶助等申請輔助,這些都需要透過國家與民間團體共同支援。

 

但無論時代再怎麼進步,許多社會新聞中的悲劇仍從未停止發生。看著時下許多殺人不用償命的判決案例,我個人是絕對贊成一命抵一命的原則。不為別的,只為我也有家人。若法律都保護不了人民的自身安全、自由及正義,我反倒希望像羅賓漢或廖添丁等這類俠士出現,拯救蒼生的義行。


筆記阿本~ 我同情亞美尼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01/18 21:36
其實這塊土地充斥看似正常的瘋子,危險性與破壞力遠遠高於松山美人,孰瘋孰未瘋,已渾濁了世道,所謂五濁惡世。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20 10:34 回覆:

阿本兄,您是在隱射我嗎?

 

呵呵我承認,有時會不自覺顯現出肖仔本能,但是我的肖只針對我自己胡言亂語,還不至於危害他人。

 

所以您不用怕,我發作時最多胡亂一通的寫寫亂文,抒發抒發就好,絕不會過門亂咬人。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8 15:49

早期類似松山美人、先生在街上遊盪的不知凡幾---。

現今應有更多例子,只是被集中或受到較好的醫療控制,

這些人或家庭背後都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故事。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20 10:08 回覆:

對耶!我小時候常常在街上看到這類被稱為精神有問題的人,男女都有,但現在在接上已很少看到,反倒是一些特定的地方如:地下道、公園、火車站前偶會有街民的身影。

 

我倒從未認真思考

以前的台灣,這些可憐人是無政府照顧狀態,現今很少看到,應是如您所說,有某些財團法人慈善機構或政府相關關懷,執行安頓或醫療這些少數人。

 

以前曾有新聞報導,有位街友,之前是當醫生,後來不知怎地,自願成為街友。我想,類似反差極大的例子畢竟少數。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6 10:08

那不是自由,她是個可憐的病人,沒人照顧的社會邊緣人,

欺負她的大人小孩也是病人,病得更嚴重,更需要治療。

個人自由其實不難,只要心自由了,一切都是其他。

20年前,我在事業巔峰期拋棄一切名利,爭取自由也獲得自由。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16 14:43 回覆:

安兄,您提到其中一個重點,心自由前須具備的條件。

 

我寫這篇文的重點是

一個世人認定的瘋子,可以享有絕對的言論、行動等自由,無論做啥事,說啥話,他人都會以瘋子角度不予計較與較真,但一個正常人就必須謹守本份,不越矩、不胡言,行坐臥立都應有其威儀,否則便受其撻伐指責。

 

 

相形比較之下,瘋子享有的自由比正常人還多。當然,如果我有能力(早明知自己無此能耐),更不愁吃穿用度,那我還真的也能擁有比別人更多的自由選擇。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哦 ? ! 或是 修苦行的 世外高人 ?
2020/01/16 08:33
『 ..... 修到了小成境界,师父让我返回人世间去云游。师父说,如果我沉溺于声色名利,被花花世界迷住了,就不用回山了,我可以自己选择以后的路。如果三年之后我还没有沉迷,那么就返回大巴山,他会指导我继续修炼后面的功法。

外出云游很苦的,规矩也很多。第一,在尘世中不许使用任何的特异功能,出山前师父已把我的功能给锁住了,包括辟谷功能在内,也就是说,云游期间,我还要想办法解决吃饭问题。第二,不允许用钱,只能通过乞讨的方式获得食物。第三,还有很多戒律,偷盗,淫邪,饮酒等,类似于佛教中的那些规定吧。师父可以用天眼通随时随地的监视我,如果我犯了任何一条规矩,就再也没有机会跟随师父修炼了。 ..... 』

https://m.sohu.com/n/556905965/

世界之大 無奇不有 ? 听過 http://book.bfnn.org/books/0481.htm

懇請不吝賜教?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16 14:32 回覆:

感謝回應。

已拜讀相關文章,受益頗多。感謝!


妳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6 07:41

每每看到別人眼中的瘋子

我都會覺得有些不忍

還好沒看過別人欺負她們

想來大多數的人還是好人

紅袂(273b36a1) 於 2020-01-16 14:32 回覆:

這幾年來,我好像都不曾看過街上這些奇特份子,倒是街友見過幾回。

 

會捉弄這些可憐人的,要不是不經事的小頑童,要不就是非善類之人。

不然如妳所說,是不會故意招惹與捉弄。

 

我想那位松山美人應該也不在人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