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清泉》
2019/12/23 15:32:13瀏覽1717|回應9|推薦70

                                                 

                            

                                               

                                       

清泉,不是地名,是約莫十年前走山時認識的一位男子。

 

那些年每個假日都上山。一次,在雅座遇見一位袒露著上身,拿著掃帚掃著滿地落葉的男子,那時是冬天,溫度約17、8度。

 

一個在寒風中打赤膊的男人讓我很驚訝,於是趨前感謝他掃灑的辛勞,他笑了笑指著石椅,我意會坐下。他從口袋裡拿出紙筆,就著石椅寫下「妳好,我叫清泉」幾個字。那次,我用說他用寫的方式筆談些許,彼此有了初步認識。

 

又一星期,才到雅座他便迎身微笑打招呼,隨手遞上一杯熱茶。這茶水是雅座的志工每天自發性從山下辛苦偝上山,在此烹茶,免費供應山客的愛心茶。我總習慣性坐在石椅上喝著熱呼呼的茶,眺望遠方海平面與近處山嵐,不多時他遞上紙:「走,今天帶妳去秘境。」

 

長久以來這座山頭我總是一人獨行,經他帶領下意外得知許多我不知的私房景點。我們走訪總統府、三角點、大峽谷、一簾幽夢,每到一處他便要我用心記下地理位置。此後每逢上山總能在雅座碰面,有時山客多他忙,我點個頭便自尋山樂去,若他得空,便找我筆談一段,之後繼續烹茶掃落葉,而我背向著揮手而去。

 

期間,智利總經銷商派了他剛大學畢業的女兒到台灣總公司實習,這是一位日裔智利女孩。實習外的假日輪到我作陪,便安排友人一同走山,事先特地邀清泉作陪。年輕女孩活潑富朝氣,一路說笑個不停,清泉表現得很靦腆,偶爾翻譯我們們說的話,他也只是笑得安靜。

 

曾有段時日工作忙便少上山。一日同事通知有訪客,進入會客室後一看,竟是清泉。他到市區辦事順道來公司看我。會客室裡,他寫道:「許久沒在山上遇見妳,以為妳出事。」

 

之後,每回上山總難見到他人影。直到第二次,他又來公司找我,這次他特地來告別。他準備北上做搬水泥的工作,以後山上不去了。他拿著筆若有所思對我笑著,然後寫下:「我家就在山腳下的清泉巷,以後妳若上山,可先到清泉巷問問…。」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轉眼已過十年。之後偶爾上山,每當坐在落葉滿地的雅座,下意識的一巡,確定再也沒有他的身影。又經年後,在山上摔斷腿便再也沒上去過。

 

記得曾問過他不說話的原因,他回答得很玄。

 

原本他能說話的,生了一場病後再也說不出話。他娘為此求神問卜,僅得一句「神明指示」。他不信,視為無稽之談,好幾次硬扯開喉嚨想聽聽自己的聲音,但咽喉像被鎖住般發不出聲音,後來從此放棄說話。

 

記得那天山中起了薄霧,我時不時拉緊外套,熱茶一喝完便覺得冷的氣溫,他卻赤膊著上身彷彿無感這低溫。臨下山前,他寫下:「不能說話後,我才開始聽到四季裡山風的聲音,喜歡無聲世界裡不用酬酢人情虛假的自由。」

 

時光荏苒,我偶爾會想起「一朝持斧斤,手自截其端。萬葉落頭上,千峰來面前。」詩句裡將持斧幻化成掃帚的清泉。

 

試問,世上人可在隆冬中不畏嚴寒?可以半輩子不出聲願意在四季裡掃盡山中落葉的男子?對我來說,清泉本身就是個傳奇。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273b36a1&aid=131349302

 回應文章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31 11:31

無聲勝有聲  或許是一個殊勝的選擇   冥冥之中

能相遇清泉交會  一定有著特別的緣分呢

 很有意味的篇文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31 11:54 回覆:

有時這世界太吵雜,於是渴望安靜。

人在安靜中久了,更怕有聲的世界。

 

說不出話,或許更能打通另一種感知覺受﹔不說話,至少可以少了語言的誤解與爭執。

 

或許您說的沒錯,這是一種殊勝的際遇,非常人能有。


筆記阿本~ 毛筆攤(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12/27 21:41
山中清泉,特殊的甘冽爽口,但清泉不會停駐,轉瞬即從指間流瀉,恰似朝雲無覓處。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30 09:07 回覆:

人這一生,有關相逢,放大來看,都只是擦身而過。

 

每個擦身而過,可能不留下記憶,或留下點什麼點滴﹔這些,其實都是自己心靈裡的事。

能成為日後偶然間想起的,便也只是過往雲煙裡的一則故事。

 

故事可以活得很久,但擦身而過的人們早已八方而去。


d.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4 21:09
吼,我的腦筋打結轉了好久才懂妳說的「雅座」,還真逗,或是那是你們那邊的暗號,就像我們這邊森林公園裡的「桂花巷」(我覺得「桂花道」會更確切)是山友們叫出來的。

十年前的照片嗎?穿紫色上衣的男子就是清泉?姊兒幾乎都沒變哦,那時可能新潮些,指瀏海和髮色!!!美人一枚啦!別說自己是老嫗囉,現在最夯最吸睛的大齡媽抖妳有看過吧?

末了,讀者得知清泉不是地名,但清泉住在山腳下的清泉巷.....巧合嗎?這個清泉真是個男人謎!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25 15:23 回覆:

不是暗號,那個休憩點就叫雅座,有涼亭、椅子,可供山友喝茶休息。

 

嗯,紫色衣服就是清泉。他在雅座都是裸著上身,但若離開雅座就會穿上衣服。那天因是邀請他帶領我們去走秘密基地,面對陌生人,自然還是要注意著裝禮貌。

 

唉呀!我還是曾經年輕過啊!不是一出生就是老嫗。所以,我也染過金紅色髮、燙過超級細捲的髮、剪過像小男生的短髮

 

妳真是細心敏銳。清泉住在清泉巷,這才是我沒說出的伏筆。當年我也跟妳反應一樣,覺得真是巧合、有趣,所以哪怕歲月過去,人早已不見,但清泉這二字記憶永遠深刻,不容易忘記。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4 19:38

我覺得這位清泉忽然不能說話,可以是上天的旨意,因為「禍從口出」,啞了就不會造口業

我看過一些大師寫的雜文,其中一篇寫說某位神要體會人間的苦楚,投胎降生於某人家,但出生後就不能說也不能聽,但大師去探望時,這嬰兒竟朝大師慧詰的眨眼暗示。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25 15:09 回覆:

寧靜姐您的這番話真讓我意外,好像在聽聊齋故事。

 

所以,您相信真是上天的旨意清泉才無法說話?若是我的意見與想法,去醫院做徹底檢查才能瞭解吳法發生聲音真正的原因。

 

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若一直沒說話,怕聲帶也萎縮了吧?


RA™ ♉ ⚦ ♿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4 19:09

愛縮笑...小時候記性再好也比不上這年頭一隻小小尬電隨身碟, So 梅山小鹿撿起慢慢用 ...

放心吧  得醉我的人保證沒事 , 我鈽彈回頭就忘 , 還肯定每年袋花袋酒定時鋤草兼敘舊~ 

請不要再隨便旋轉我習習生火光的突鼻 ...布蘭...下回我就不晃來給你 diss 到爽了!  

別有所指?  並昧有!!  頂多 ... 也就 曾經消失的那一指 ~ Fruit of poisonous tree ~

ps.  尬電 = God Damn ; 其它加黑火星文 (據說) ... 煩請自查 (難度太低 ... 不好14說啦) !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25 15:08 回覆:

「我鈽彈回頭就忘 , 還肯定每年袋花袋酒定時鋤草兼敘舊」←這確定是我認識的人嗎?我嚴重懷疑…

 

我就知道,你懷恨在心,不然不會將Fruit of poisonous tree 拿出來提?果然是心機男。這事若沒記個十年二十年的,就不像你的作風。

 

我是老嫗,哪懂你的火星文?這麼先進文明的文字,我得先進補助班惡補一番才能跟你溝通。

 


妳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4 13:10

這位清泉真特別

我倒認識一位清河,他自己形容自己是清清小河,呵呵,倒也是

28歲那年認識,這位清清小河在我心中住了好幾年.....不怕姊笑,我還是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男生,所以記憶深刻....小時的美好回憶啊.......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24 14:28 回覆:

 

我也認識一位叫清河的,但我可以確定與妳不是同一個人。

 

呵呵,能讓幸福妹放在心中好些年想來這段記憶應該也是美好的。如果時光能倒回28歲那年妳不錯過這份緣,或許現今早已是兒女滿堂人生又該是另一種樣貌與結果

 

我不會笑妳,因為我也曾經喜歡過一個人,也將這個人放在心中許多年


RA™ ♉ ⚦ ♿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4 13:05

我的目光不經意停留在這2位年輕男女 ... 互視深情的微笑眼神 , 微動的唇以及生動靈活手語中 ... 在一片吵雜聲裡 , 因為這一對情侶的出現 , 原本躁動擁擠的公車上 , 似乎頓時靜了下來 , 聲音不見了 ...

以上 , 是我國一週記上的幾段紀錄 - - -

級任老師給的評語 , 我依稀記得: 細微觀察力是出色寫作的第一步 , 無聲勝有聲 , 你讀出了言語以外的聲音 ...


即時的清泉 ... 來得正是時候 ... 挺好的!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24 14:13 回覆:

哇!
你國一的作文內容還記得?真是了不起。(換句話說,誰敢得得罪你,到死你都不會放過)

我連去年寫的日記都壓根兒記不起來,偶爾翻看還嚇一跳,心想:「這是我寫的嗎?」超級陌生感。

清泉不是天生的瘖啞人士,只是忽然就不能說話。他沒學手語,哪怕他有學我也看不懂。所以溝通都靠筆寫,對我而言說話速度很快,他書寫訴度慢,所以我是不會問太多問題,以免他寫一長串。再則,除卻那兩次他帶領秘密基地外,也都是我一個人獨自走山,能聊的機會還真不多。


話說回來…你這個孩子難怪這麼有前途。你國一時寫作的功力就能看出日後你在寫作上的成就,註定熠熠生光。

即時的清泉...來得正是時候」這段話好像別有所指…?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4 12:15

小姐露臉啦?!

漂亮!

與我想的樣子不太一樣,但是沒有太意料外。

人間處處有故事,甘泉常湧在心頭。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24 14:11 回覆:

愛馬妳誤會了。

我不是小姐,我是老婦人。

 

社會新聞報導中:有一位老嫗帶著孫子過街…結果發生意外…享年49歲。

所以我絕對是老老嫗、老婦人,絕不可能是小姐。

 

對方是清泉,妳卻品味到甘泉,那表示妳有顆良善的心,方懂其人性良善滋味。

 


the flying kit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3 21:41
這位清泉先生算得上「山中傳奇」,性格裡蠻有顏回的味道: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24 09:00 回覆:

您形容的真貼切。

 

這樣的人進入到都市叢林中,或許要適應世間種種的阿諛我詐,若進入山林中便是一塊綻放生命光芒的磁石。

 

可惜,人很難在山中獨善其身,否則清泉也不用遠離家鄉到北部打工。對於一個不能說話被視同啞人士、稟性純良的他來說,在現實裡得接受多少無情的眼光與對待。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2-24 10:01 回覆:

 漏字補上啞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