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寇的故事》
2019/10/23 12:11:37瀏覽1578|回應12|推薦84

台灣四零年代

 

阿寇是我父親遠房堂妹,那年剛滿十五歲,她父親便作主嫁給溪仔,一位長她十歲的礦工。不出幾個月生下個白胖女娃,取名素卿。後來鄰里間傳開,原是未婚懷孕,不得不早早送作堆。

 

在那個困苦農業社會,尤其窮鄉僻壤山區,家家戶戶無人吃閒飯,得全家勞動才能圖溫飽,因此孩童能受教育的機會不多,頂多小學畢業便必須出外掙錢,以減輕家裡負擔,而女孩往往成為家中犧牲者,早早就被父母作主嫁出去。

 

阿寇的母親走得早,從小由瘸了一條腿的父親拉拔大。許是少了母親教導,進入青春期後便對異性充滿憧憬幻想。小學一畢業便到茶行受雇幫傭,二年後認識隔壁村來買茶葉的溪仔,兩人很快打得火熱。

 

一個少女,遇著一段情荳初開的感情,像燒烈的柴火,還沒熄滅便糊里糊塗進入婚姻窄門。

 

十六歲不到的年輕媽媽,心思仍青春靈魂仍綺麗。兩年婚姻捱下來,終於耐不住柴米油鹽與育嬰乏味的家庭生活,開始趁著丈夫進礦場工作時將幼女帶回娘家丟給父親照顧,自己則在外結交其他男女朋友,過著偽單身享樂的生活。

 

起初偷偷摸摸或找各種外出理由與藉口,到後來老父知曉苦勸不聽,最後變本加厲夜不歸營。村裡開始傳出難聽的閒言碎語,終於紙包不住火,傳進溪仔耳朵裡。

 

那日,溪仔特地不出門工作,守在家裡。阿寇照常打扮花枝招展,不理會溪仔緊緊逼問,只冷冷丟下:顧好娃兒便準備外出。溪仔爆口而出:這個家妳不要了嗎?」剛跨出門檻的阿寇轉頭斜睨一眼,回句:隨你

 

一個大男人眼見攔不住這匹野馬,心一急,拿出暗藏在木門後一瓶農藥,向前方人影大聲急喊:妳若不想要這個家,我就成全妳說完,那瓶農藥像喝米酒頭般一仰而盡。瞬間,溪仔痛苦倒地,發出恐怖哀號聲,四肢痙攣抽搐,嘴裡吐出白沫,雙眼上吊,模樣可怕至極。

 

阿寇轉身回望驚愕駭然不已

 

溪仔出殯那天,家屬親人及村鄰送到山頭後回轉,一路沒人慰問這位年輕即守寡的未亡人。沿路每雙眼睛惡狠狠,令年輕阿寇心頭顫寒。

 

幾個月後,阿寇將小女娃交給老父,一個人搭船去了外島。沒多久,隔壁村剛從金門退伍的阿顏傳來消息,說在軍中八三么看到濃妝艷抹的阿寇

 

阿寇的老父聽到這消息更加羞愧沉默,更不願跨出大門與鄰里往來,生活只求將孫女養大。

 

素卿長到六歲,即將入學。一天,一位穿著打扮像演歌仔戲、粉味濃烈的女人出現家門口,素卿怯怯,老人聽到聲音從老屋探頭一望竟是幾年沒消息的女兒,再瞧,後面跟著一位與自己年齡相近的老男人正挺著腰桿向他微笑問好

 

阿寇回來囉!

一時間,鄉里一傳十,十傳百從這村又傳過另一村

 

阿寇帶回的老兵姓韓,當年從大陸退守後一直待在金門部隊,村裡人背後叫他老芋仔

 

老韓一住進阿寇家,便與她做起日夜夫妻,好笑的是外表怎麼看都像一對父女。老韓雖與丈人年齡相仿,但仍謹守輩份尊稱,老父便也無話默允。

 

他一口湖南鄉音的國語,在純樸的閩南村落中沒幾人聽得懂,但待人和氣、個性耿直爽朗,很快獲得村人認同,連酒量都出了名,頂出個千杯不醉。村中人情往返,幾番酒過三巡,終於說出與阿寇的情緣

 

當年,阿寇在軍中樂園上班染上難以根治的羞恥病,治了幾年不見好,身心折磨、痛苦不堪。後來她發出消息,只要幫她出錢治病並痊癒便嫁給那個人。老韓貪她年輕貌美五分,自性耿善五分,便拿出攢下多年的積蓄為她醫治,錢花去了不少,最後終於抱得美人歸。

 

這對相差三十來歲的老夫少妻,生活倒也平靜,老韓對待非親生女的素卿也疼愛有加,村裡人慶幸終於有人可以收伏這匹野馬。

 

村中無歲月,流言卻如飯後誘人的甜點,從未止息。

 

市集大街上,有人看到阿寇挽住一中年男子,親密似戀人。老韓耳朵裡也灌進幾回流言風,幾番打探跟蹤,確定傳聞屬實。畢竟是成熟將老之人,一路從東北打進南下再越過黑水的人,看盡人生豐美與衰敗,內心雖有氣卻不恨。

 

老韓暗地裡安排好一切,臨走前向我父親辭行。父親留他用餐,母親炒了他最愛吃的芋頭米粉,老韓邊吃邊對母親說:嫂子,妳炒的米粉最好吃。那餐他連吃了三大碗,然後偝起行囊就此告別。

 

老韓臨走前告知父親,已經在南部鄉下買了一塊地,也留了些錢給阿寇當生活費及素卿的教育費。

 

開始頭幾年還會託人傳回他的消息,但後來音訊全無。

 

母親說,老韓最後那句鄉音十足:「嫂子,妳炒的米粉最好吃…」說著時那張滿足達觀的神情她永遠忘不了。母親說,這個老兵是十足柔情顧家的鐵漢子,是阿寇自己沒福氣,反倒讓出老好人,成全了她人女子的幸福。

 

母親明年歲高九十。她說,不知老韓是否仍在世?返回南城才想起,忘了追問母親老韓的年紀

 

紅塵中人事蒼茫裡盡是過往的老故事。每一個靈魂相遇,每一段恩怨情仇,都有血有淚。雖無緣親臨故事中人,卻也被母親轉述而拂襲出有淚有醉,春美秋夢的思緒來。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273b36a1&aid=130252817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yushe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23 20:42
小學時我就和家父輪流;照顧過幾位他的單身同事。
直到給他們一一送終,那幾位老兵都沒有結婚,他們的說法︰
這把年紀又老又窮,已不可能娶到好的,就不要去造孽了!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1-24 11:03 回覆:

您及令尊的行為真令人感佩。

將同袍視為家人,一一送終。這得有多大的悲憫與菩薩心腸才能辦到。

 

想想,人這一生能掌控命運的機率很低,往往一個大環境變異,便可能落下個離鄉背井,身無分文的地步。您說的是上一個時代的命運,我們往往無能為力,最好的結果就是,像令尊及您這樣的家庭透過同袍之愛,給予與盡力。

 

上不久到合歡山,路經過群山圍繞中的一處曠野處,小巴司機大哥特地讓我們下車,指著一個面向山谷的一攏高處,說,這裡埋的是當年開山時葬身於此的老榮民。我向著山隴處,大聲向著這些長眠於此的老伯伯說聲:「謝謝您們!」

 

人生最後能長眠於山高雲白之處,或許,也是不幸中的另一種幸福。


遊日月潭遊到蒙古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非得回應才能笑得心安理得
2019/11/14 18:33


紅袂好:
好個「讓我忍不住,非得回應,才能笑得『心安理得』」絕句!
八八翁幾年來,都沒有拜訪格友:因為感覺心有餘力不足,老啦。
妳是老頭子近年頭一位拜訪作家,阿寇故事:這題材處處都有,
如林良先生說的,讀者閱讀作品,讀的是作者對題材處理(煮藝),
不是題材(雞鴨魚肉...)本身。作者寫作之樂,樂在題材處理。
你處理阿寇,有情義悲喜立體畫面,起承轉合,均引入甕魅力!妳寫
完一看再看一改再改,不覺得很快意欣悅嗎?
值得老頭借鏡效顰。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1-15 10:39 回覆:

....您這麼說,真讓我備感榮幸、但又加深自責之感。

 

先表明,我不是作家,我只是胡亂一通的寫文,真真不敢褻瀆作家之名。

 

您說的真是高見。寫文就是練練自己對文字的重組能力與運用,其中內文加料之增減,考量著寫者的思緒與邏輯、情感對比與觀念。待菜一端上來,香不香,甜不甜?無關乎他人,而是自己給自己評定味道及格否

 

再次感謝您灰熊幽默的寫作題材與敘述,讓我在百無聊賴中獲得一憋揚起嘴角起笑的理由。

 


Sookhi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04 07:02

https://youtu.be/WoljLdasaI4

台灣婚姻愛情故事說不完,

每個人的生命都很獨特,

 「素卿」也是菜市場名字,

在台語讀書會就遇見過很多,

小說家也寫過阿卿的故事,

都不會是同一個人,

感謝您精彩的故事。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1-06 09:10 回覆:

謝謝您的回應。

 

每一個名字都是長輩賜予,無論是否具其特殊意義,都是神聖的。

素卿」…樸實素雅一方卿,多美的名字。

 

台語讀書會真是了不得的會

曾在某書房裡,聽聞讀書會現場以台語朗讀詩文,雖然我聽不懂,但聲調抑揚頓挫、優美轉折的影象一直留存在腦海。

 

以前曾有人說唐朝的官方語言是台語,後來又被推翻,認為閩南語是古漢語的活化石,而位於南方的閩南語言更接近古漢語,甚至比唐朝更遠,可追溯至秦漢朝。

 

我家是南方遷徙至台的閩南後代子孫,但我的閩南話說不好,有些也聽不懂,但跟阿娘溝通上是沒問題。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01 15:37

很吸引人的故事,讀完後情節仍在腦中迴盪。

那個年代,很多老兵娶了年輕的姑娘,有的幸福,有的卻是悲劇收場。我知道的一個故事,她是山地姑娘,他拿出一筆錢救了他們全家之困,她於是嫁給他,他鼓勵她繼續唸書,學護理。山地姑娘眼睛大大的,很漂亮,在外地實習時,有人猛追,可是她挺有良心,牢記老兵對她的好,不曾移情別戀,替他生兒育女,過著平淡的生活,日後還將孩子栽培念到博士。其實平淡的生活,風平浪靜,何嘗不是種幸福?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1-01 16:23 回覆:

您的回應憑添此篇文的精神。

 

您口中的故事,結局多美好

老兵的良善、能、信任與鼓勵,小妻子學成後的知恩圖報與不為誘惑凡美好結局的背後都是雙方努力維護與付出,從不是不勞而獲。

 

這世界上,倘若有一人用了心的愛我,我當也像這位小妻子般,無悔感恩的以愛回報。堅定而執守


筆記阿本~ 攝影家老照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10/27 10:44
老兵韓某豁達可敬,看得透,想得遠,不枉這半生。更多的老兵,從此一蹶不振,甚至想不開了。家家都有本,老兵也是。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0-28 10:44 回覆:

「家家都有本」呵呵…我這裡也光臨一位「筆記阿本」。

 

許多事,其實都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想通了便皆為人性尋常,想不通,哪怕坐擁黃金屋,還是徒勞不樂。

 

人最不該的是互相傷害。這些因戰亂而回不去故里的老兵,哪一位不是父母的孩兒?人生大半輩子就這麼認他鄉為故鄉,是情非得已,若有幸重新獲得家庭開枝散葉與溫暖,或否,便是孤老至終及如您所言情況。

 

或許就因為老韓是位提得起放得下的漢子,幾回出生入死都不怕,哪會經不起這小小的兒女情長而有恨。懂得了人性,便懂得如何坦然面對。


(掐指神算 宋子平)斷流年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25 03:25
您回應愛馬的留言,我認同。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0-25 09:43 回覆:

謝謝先生的光臨。

 

回應愛馬之文僅只是個人的想法,因為是個人難免淪為偏頗,這大千世界豐富多饒孕育出各方各界數不清的物種,人類只是其一。論其重要性,每個物種都缺一不可,人類唯一偉大僅為能以自身或團隊方式互助或及其他物種,努力保護生命達其平衡。若然否,人類的行為也只是動物界中一環,為了食物獵殺、爭地盤,無有不同。

 

回過來,人類的感情表達是後天學習來的,但是物種繁衍的先天基因,一旦沒有歷經知識教育與學習,便容易以原始粗略的本能表現,當然,人類的情感是複雜交叉善變的,這也是現今愈來愈多恐怖社會新聞發生原因之一。

 

說到底,人類的基因有其惡的劣性,就像果樹,若沒有經過品種選拔、汰劣擇優、交配育種等過程,是很難享受到這顆果實的甜美與優良。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24 12:50

克拉拉也是由父親獨自撫養長大,她小舒曼九歲,當初墜入愛河也是十五六歲的年紀!

所以啦,未成年真的別亂談戀愛。難怪德國法律規定二十一歲成年才能自主婚姻。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0-24 15:21 回覆:

愛馬所提、及我所寫的兩個案例,是否透露出男人與女人(父親、母親)所負予的角色責任不同時,所帶給孩子的成長經驗及觀念也就會出現差異?

 

這值得相關研究單位去探討與長期實驗

 

現在的年輕人,求學齡拉長,就業齡變晚,步入婚姻年齡呈明鮮極端化,要不很早,要不很晚,但平均仍屬晚。學歷普遍高成長,但對應人情世故、情緒管控等之能力卻下降,加上大環境的變化與壓力,人的日常表現也呈兩極化,要不極端勇猛精進,要不怠惰退縮,文明病愈來愈多,抗壓性愈來愈弱。

 

如果有一天,人類全部重新洗牌,重新從遠古猿猴演化,或許人類更具足一些目前因文明而退化的本能,更符合物競天擇的演化結果。

 

或許也沒啥不好。


Sir Norton 有影嘸? 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24 12:37
生命若抽絲剝繭,就只起、顧心中的一小盆火。生活的無助、痛楚、悲喜、執念什麼的,就圍在那一盆小火。但並非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火盆,遑論起、顧。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0-24 15:06 回覆:

這般意象性的比喻很特別。

 

生命若為一盆火,以火為中心,保持燃燒的熱情,但熱度不燙人,不燙己﹔這盆火所起的妄想、癡狂、哀傷、喜悅七情六欲的起與落,必須能化解的管道,直到火轉成餘溫,再到冷卻,而終止。

 

若說,水是生命之源,則火是繁衍的力量。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片面的想法。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24 11:25

故事中阿寇、溪仔、老韓---都是當時時空下悲劇人物的代表~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0-24 13:57 回覆:

我們回頭看,是那個時代下的悲劇人物,但拉回現代,這樣的情節從未止息

 

從農業社會到工業到走向科技,人的基因並未再進化,人性一直都在善與惡間,人際關係一直保持著複雜所以這樣的故事一直不斷的在不同時空中重演著。

 

面對感情,不管是販夫走卒或士農工商,不管成就或非成就,期待的,受傷的,想要的,遺憾的,自私的,慈悲的沒有不同。當然,這僅只是我個人的看法


d.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23 22:01
我感覺老韓尚健在的機率可能很低,也很好奇阿寇和女兒素卿現今狀況,你們是否還有她倆消息?

湖南口音也是我先父老爹的罩門,因為孩子們的同學朋友常常也聽不懂他的湖南腔調,後來還曾經發奮學國語,ㄅㄆㄇㄈ,牙牙學語地,超可愛啊!
紅袂(273b36a1) 於 2019-10-24 10:50 回覆:

我想應不在了。

我娘回憶說著,便惦念著老韓在否,我寫著也惦記著老韓在否?

 

那天我娘學著老韓的鄉音,說著:嫂子,十足十的湖南音。我想這位老韓定在我娘心中留下一份很厚重的記憶。

 

原來令尊也是湖南人,那我可不敢說啥壞話。

 

學生時代有一位教國文的老師,就是湖南人。當年上他的課真是痛苦,而且一星期有兩天還連著兩堂中文課。我從不翹課,但為了這痛苦難懂的鄉音,在班長教唆中,生平第一次翻牆翹課。兩個女生穿著制服、書包在大街上閒逛。

 

這都是因為湖南鄉音惹的原罪。呵呵。

 

當天聽完故事,倒未想過要問Ako與素卿的近況,或許下次再找娘問。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