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祝願您一路好走》
2019/07/04 11:12:17瀏覽1322|回應9|推薦74

我很生氣,真的很生氣。更應該說,我很難過,真的很難過。

 

就只是火車上疑似補票問題糾紛,便將一位執勤盡忠職守的警察刺到臟器外露,一夜間便一命嗚呼。在事件未發生前,這位李姓警察還是一位如你我般活生生的執法人員,或許,一早家人還親眼看著他快樂出門,誰能預料尋常的一次上班竟是最後的生離死別。

 

這一刀,毀了一個家庭,讓這位年輕警察的家人再也見不到他們的兒子平安歸來。

 

影片中這位警察從頭到尾都緊捉著鄭姓男子不放,不退縮,直到被刀子刺進腹部仍不鬆手,車廂內滿地濺的都是這位英勇警察的血,若不是後面乘客出手協助反擊制伏,傷及無辜的又豈只是這位年輕警察而已。

 

看著新聞影片,看著車廂地上流著那一大灘鮮血,看著警察身子慢慢傾倒,我哭了,非常難過的落淚。

 

台灣,曾經是百姓安居樂業的寶島,但歷經政治不斷操作,執政者昏聵無能,經濟委靡找不到解套,國際外交日漸窘迫台灣早已不是原來的寶島,而是一座政治貪婪、百姓取巧、殺人未必需要償命,人人自危的生活環境。

 

我不忍說,這位年輕警察的應變經驗及防衛能力,畢竟他盡力的為此付出一條寶貴生命。我要譴責,沒有人可以剝奪任何一個人的生命,我要譴責,這個社會下變態的人心,這個法律下對犯罪者的輕判與鬆散,以及執政者只為奪權謀利,未能善盡保護人民免於恐懼自由的能力。

 

雙手合十,謹以一份不捨難過與感恩的心,誠心敬送李警官,謝謝您以自身肉體保護乘客安全,祝願您安息,一路好走!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273b36a1&aid=127954844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好像好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18 16:13
訓練不足,經驗欠缺,是警政重大缺失,但未見系統性的改革。掉涙沒用,追悼尚假,明後類似的不幸仍將重覆。
這樣的好風景的臺灣。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19 10:30 回覆:

我沒當過兵,但從影片整個事件經過中,的確看出警察及站長第一時間處理的危機感及應變能力。從另一個角度,一個經驗豐富的執法人員,或許就能避免付出寶貴生命的代價。

 

改革,非老百姓說了算,若政府及警政相關單位沒有從事件中記取教訓,則這一次的社會事件不會是最後一次。

 

另一方面,台灣的法律對於現行犯之懲處判決過於鬆散,治法輕判,殺人已經不需要償命,違法者頂多關個幾年便出來繼續違非作歹。再加上社會邊緣人愈來愈多,民眾生活中會遇到的危險更防不勝防,何時不幸遇上,也只能隨機應變,自求多福。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08 18:25

法治不彰,循規蹈矩的戰戰兢兢,為非作歹的逍遙法外,這是台灣亂象頻仍的主因!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09 14:22 回覆:

我只希望人人守法,依法而行﹔若不能,則法律是最後一道保障受害人的權利武器。若當這最後正義武器也蕩然無存,便是政府(執政者)最失能的問題。

 

一個不能保護人民的政府,要之何用?

 

但願國家法律能給這位犧牲的警察及及家屬給予一個合理的判決與撫恤,別讓一條年輕的生命白白犧牲。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06 12:07

哀痛多年,早已心死,數十年台灣,問題重重再重重,

天然台灣是寶島,至於台灣人,唉!就算了吧!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08 10:18 回覆:

我沒有其他任何國家的護照,我也是您口中的台灣人。

 

該罵的,不分國籍,該讚揚的亦是不吝嗇於分彼此。撇除台灣政治操弄、媒體危恐不亂一般老百姓大部份奉公守法,安份守己,誰都想在這塊土地上遵循法則,安身立命。

 

就因為這是大部份老百姓遵循背後的希望,所以違法者便必須接受法律制裁,絕不寬待,而非律法不嚴,縱其壞人,傷其大部份遵循者

 

這是執政者執法不嚴縱容的問題,本該從此端修正起。


筆記阿本~ 攝影家老照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7/05 23:05
台灣的司法獨立評比名次很落後,在亞洲與大陸在伯仲,與新加坡日本香港等地相去甚遠,我毫不驚訝。台灣各地的監獄早人滿為患,大部分是煙毒犯,重犯反而有漏可鑽。奉勸司法界人士,人在公門好修行。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08 10:03 回覆:

 

人權的規範,須依公平權衡而制,而非無限上綱。

 

司法若無法保護人民免於恐懼與生命保障,這法或執行力有待商榷。犯罪者本應依法接受制裁,無一例外,受害人才能得蒙昭雪,慰其家屬悲痛之鉅。若否,便是司法不公不義,受人民唾棄。

 

試想,誰無父母、子女、親人?何其忍其傷?何其忍其亡?


大漠孤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05 09:10
好人在台灣著實難做,該死的人太多了; 枉顧百姓生命的至執政黨政府更是應該該死! 「廢死」只有讓那些喜歡遊走在法律邊緣的人更肆無懼憚的為所欲為,且讓我們的司法制度凸顯缺乏真正的人性。 除了暴力,「販毒」的也是該死,戕害下一代難道不該死嗎?「酒駕」罔顧他人生命安全是否也應該是唯一死刑呢? 台灣的法律諸多是為保護地痞流氓與權貴,並非真正為保障黎民百姓權益生命財產安全。 「無故殺死正在值勤的警察」,此人若不是判死罪,那台灣還是個法治國家嗎?個人從不相信為現行犯脫罪的各種說詞。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05 09:36 回覆:

法,沒有錯,且可以修,但看執行力如何。

 

但凡公民者,本均應依法而為,違法者本應受法律制裁。一個人的慈悲,對應的人事物也應如是,對於惡人壞人,給予慈悲是一種惡意的縱容。

 

向善,本該是人性中的本性,但當善念無存而起壞心時,重典必須出來嚴厲執行,無論殺人放火吸毒酒駕性侵所有犯者都應該要接受法律公平審判與制裁。

 

對於這類無故砍人殺人致死者,都應該與鄭捷獲得一樣的判決,唯一死刑。


sallyche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還給殉職員警一個公道
2019/07/04 21:00
中午看到這則新聞
眼淚滴落在飯碗裡
再也吞嚥不下

他的英勇,令人佩服
他的犧牲,讓人不捨
這個莽漢太可惡、也太殘忍!
何況他還說、是有計畫的

司法應該要處以重刑,罪無可逭
即便有經濟壓力,也不該如此
千萬不要再有廢死的人出來護航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05 09:23 回覆:

後續看了新聞,才知這位警察是家中獨子。若我是他母親,豈只是一份心都碎了能形容的心境

 

我到今天看到相關報導還是很難過。此類社會事件不斷發生,有時我真希望這些人都受到嚴懲,看看如新加坡的鞭刑,雖說重典治亂世,但人心是取巧的,躲過一次心便存僥倖,下次心愈大,壞事幹愈多。

 

當人類無法自行文明,便需借由法律強制規範。當廢死相關組織一再強調犯罪人權利時,請看看那些亡者及活著受煎熬的家屬,他們的冤他們的痛,他們好好活著的權利,原本快樂自由的權利與保障都在哪裡?

 

一命償一命,天經地義。傷人害人者能不能被原諒,是家屬的權利,刑責部份是法律的事,不是廢死聯盟。


若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雙手合十
2019/07/04 16:51

祝願這位員警一路好走,早登極樂,不入輪迴。

台灣,我們賴以為生的土地,何時才能再見妳的光榮?


醒覺忘西東,何如更臥夢。高床無俗擾,枕畔有豳風。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05 08:58 回覆:

寶島,是寶,但居住者也得能真心珍惜,才能讓島成為寶。

 

我們都非常瞭解,這樣的砍人事件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下次輪到誰倒霉?大家都有機會,大家都人人自危。

 

願我們能生活在無恐懼中,願我們能從自身做起,有病請就醫,有事請尋求協助。請收起暴戾之氣,將心比心。傷害一個人,或無辜的人,你,就已經身在地獄中。


夢.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04 15:54
台灣的法太鬆散了,讓一些思維在邊緣化的人更猖狂,曾幾何時美麗的寶島成了犯罪的天堂...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05 08:48 回覆:

台灣的法太鬆散」…

 

瓦解的本義,是從一小顆一小顆螺絲釘開始慢慢鬆,再到危害整個結構體,但若是直接從大樑傾斜,再多的小螺絲釘也撐不久。台灣目前面臨的,就是這種無法修正,嚴重敗壞的政治與法律。以及日益暴行的人性。

 

每個生命都值得尊重,因為每個人都上有父母或下有子女,或親人,或愛的人。當你己所不欲時,請勿施於他人。我稟持的理念,就是這麼簡單,有恩報恩,有仇也希望老天爺為之發聲,讓壞人伏法,以慰亡者及家屬。


Yanni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04 15:54

姊午安安

這篇文章寫得太好了

廢死的人不了解被害者家屬的痛,一堆人喊著廢死,卻造就出沒有安全感失衡的台灣......

為政的無能,經濟的退步,都是台灣人民的痛.....

 

紅袂(273b36a1) 於 2019-07-04 16:51 回覆:

我對法律最失望也最害怕結果的就是有教化可能的判決之一。

有多少被害人就這麼白白喪失一條寶貴的生命,家屬活著時就得承受失去親人卻無法看到壞人伏法,正義伸張的判決結果。

 

舉一個八里雙屍案-媽媽嘴事件,謝女殺害兩條命是事實,她自己也認罪,但最後最高法院維持更二審判處無期徒刑定讞。這個雙屍案是兩條命,判決結果僅是無期徒刑。若我是家屬,我只有一個主張,唯有死刑才能稍解失親的痛苦。

 

我常想,一個人的生命如此不易,人類為了非重大,許多微乎其微的理由就可以了結另一個人的生命,比起自然界中動物因生存不得不的弱肉強食法則,人類真是太殘暴最可怕的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