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就八田與一功績,與某老兄筆談 蕭之華
2021/03/05 02:44:04瀏覽104|回應1|推薦14

 

                                   八田與一銅像   東森


就八田與一功績,與某老兄筆談     蕭之華

 

之華按:有形象良好,向來讓我心存敬意的某資深記者兼名嘴,撰寫《與八田與一的對話》一文,對日本殖民者八田與一及其興建「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過份感恩與推崇,讀後感慨不已,爰撰文討教。

 

            *************** 

 

00吾兄,老兄所撰,《與八田與一的對話》一文,文情並茂,感人至深。不過,讀後沉思,覺得老兄媚日媚到神經失常, 精神錯亂,可悲可憐復可恥!

日本人之殖民台灣,趕盡殺絕,吃乾抹盡,誠罪孽深重。對於日本人之殖民台灣罪孽,一般人不清楚被呼攏也就罷了,老兄學識淵博,洞明世事,身為資深記者兼名嘴,居然也如愚夫愚婦一般識見,能不使人反胃?豈不令人氣結? 

讀罷宏文,不能自已,茲特冒昧提出四點,向老兄討教。

 

一,有關日本人殖民台灣的心態。

 

日本人統治台灣,完全是採行英國帝國主義的殖民模式,即不擇手段,殘酷掠奪殖民地的資源,以壯大自己的母國為能事,他為餘事。

日本人統治台灣,鎮壓屠殺無辜的台灣人,包括漢人與原住民,史稱約四十萬到六十萬人。其鎮壓屠殺支出之軍費,據稱還超過「甲午戰爭」軍費之支出,佐之下檔未久的《賽德克巴萊》電影,詢非羅織虛構。(當年台灣總人口約只三百萬人,被屠殺者約佔總人口百分之十三至百分之二十,屠殺多採殺光燒光,滅村滅族之大屠殺方式進行。) 

日本人掠奪台灣資源,單就砍伐多屬原住民所有,樹齡超過千年乃至三千年以上的台灣神木,有總督府資料可稽者,就超過二十二萬株。除了不成材的倖存外,凡成材的,包括阿里山,太平山,大雪山,八仙山,棲蘭山,拉拉山等山林之神木,幾乎都被日本人砍光,運回日本。供作日本皇室與全日本神宫建材,及作頂級傢俱,乃至華貴棺木之用。

即時到今日,凡所見之日本宮殿,如「明治神宮」與「靖國神社」等,其建材,例如鳥居,多是來自阿里山,太平山的神木。

由是,偶有原住民走訪日本,例如高金素梅到日本抗議軍伕、慰安婦等事件,誓言絕不踏入任何日本神社一步。

高金素梅一介泰雅族女流,一身正氣。她帶領族人,抗議寇讎,在武警嚴陣面前,豪氣干雲,正氣凛然,表現了原住民頂天立地,大無畏的民族精神。比之朝日即拜,認賊作父的軟骨動物如李登輝之流,能不讓人肅然起敬?讓人動容?

 

二,有關日本殖民台灣的建設。

 

日本人統治台灣,自有不少建設,除「烏山頭水庫」,「嘉南大圳」以外,更多的,是機場,港口,鐵路,電力,糖廠,以及學校等。

日本人殖民台灣,採「工業日本,農業台灣」國策,所有措施,全都為了擴張其狂妄的軍國主義,為了建立其夢想的「大東亞共榮圈」,為了雄霸大東亞而積極備戰,絕非為了繁榮台灣,造福台灣人。

就以「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的興建為例,其興建動機,主要還是為了填補母國日本食糧和備戰軍糧之缺口。嘉南平原稻米豐收,豐收的稻米大都運往日本,當時台灣的老百姓,吃的多是蕃薯與蕃薯簽,少有白米飯。因為根據殖民政策,台灣人是屬第三等國民,不配吃白米飯。(第一等日本人,第二等皇民,第三等台灣人。)

同樣的情形,總督府與日本財團搞「官商勾結」,強佔台灣人的土地作為蔗田,在台灣投資種甘蔗,搞製糖工業,使之台灣的糖產量大增,佔全亞洲第二位。可是,當時台灣的老百姓,卻大多無糖可吃,不知糖味。

台灣老百姓吃的糖,多時候是來自餽贈,是由家人或親友自京都,大阪或東京等地以伴手禮帶回。

猶記得當年流行的一首台灣童謠「台灣糖,甜津津」。

 

      台灣糖,甜津津,甜在嘴裡苦在心!

      若問糖從哪裡來?京都大阪和東京!

 

再論日本人投資教育,例如「一代歌姬」鄧麗君就讀的「蘆洲國小」,即為日本人所建。而其用心,乃為殖民地之日本皇民化,是皇民教化,而非國民教育。

而關鍵是,日本人投資台灣各項建設的經費,當然包括「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的四千二百多萬元,「蘆洲國小」的幾萬或幾十萬元,不折不扣,其實都是來自不義之財,來自「甲午戰爭」的賠款,是來自中國人民的血汗錢!

「凡人重果,菩薩重因」。對日本殖民台灣的建設,應作如是觀。

 

三,八田與一是些小碗粿?

 

八田與一是何許人也?八田與一是些小碗粿?

在日本人走狗李登輝眼中,在歷史白痴馬英九眼中,在被呼攏的一般台灣人眼中,八田與一是大聖人,是台灣人的大恩人,大菩薩,大神明。

錯了,錯了。那是日本主子,為了掩飾殖民罪孽,為了脫罪遮羞,而日本走狗們為了報恩,為了回饋,如此主僕狼狽為奸,處心積慮炮製出來的「八田神話」。這「八田神話」與「霧社神話」,「莎勇神話」,合稱為日本殖民台灣的「三大神話」。

八田與一出身日本石川縣,古稱加賀的武士道貴族家庭,階級意識濃厚,一心效忠日本天皇,以武士道,軍國主義思想為尚。自小即自視尊貴,心高氣傲。八田與一輕蔑農民,視貧苦農民為賤民。「民至無知,心無他用。唯盡勞苦,以納於上」,是他貴族靈魂對農民的認知。「既不可讓他吃飽,也不能讓他餓死」,是他武士血液對農民的態度。

八田與一之來到台灣,並非愛台灣,並非愛台灣人,並非對台灣情有獨鍾。而是聽日本天皇的話,按照日本天皇的指示辦事,遂行日本軍國殖民政策,作一名效忠裕仁天皇的技術軍伕。其最後死於美軍之手,浮屍海上,誠罪有應得,無非也是萬千侵略者應有的可恥下場。

日本人走狗李登輝之流,投日本主子之所好,捏造史實,瞎編故事。吹 捧八田與一有「崇高的氣魄情操」,有「公義觀念」,有「寛闊的胸懷」,是「偉大的人格者」替八田與一塑金身,披佛衣,造神膜拜,愚弄人民。歷史白痴如馬英九者,道聽途說,人云亦云,拿香跟拜,做了嘍囉而不自知。(詳見李登輝<八田與一留給台灣的恩德與功績>一文)

如此傳播渲染,大搞電影卡通音樂會,以訛傳訛,「謊言說上一百遍就成真理」,遂把軍伕技士八田與一捧為大聖人,大恩人,供上大菩薩,大神明的神位。

對於日本走狗,其心可誅。至於歷史白痴,其情不可憫!

揆之史實,技士軍伕八田與一其為人也,好大喜功,野心有餘而器量不足。習於剛愎自用,一意孤行。其用人也,喜反常道,採「汰優存劣」。其成事功,慣反科學,「寧日勿洋」。其人保守固執,固歩自封,由此可見。

八田與一興建「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若論其之罪功,誠罪大功小,過難抵功,要之有五。

一是設計錯誤百出,使之水庫淤積嚴重,蓄水量嚴重不足。原預估供水量為十五萬甲,實際供水只七萬甲,只佔原預估功效的四成六,連五成都達不到。二是工程品質低劣,抗震力差。工程進行,一延再延,計劃五年完工,竟一拖十年方才了事。通水初期,水庫大壩即曾因一般地震而一再坍塌修補。三是施工不良,死傷累累,草菅人命。開挖一條簡單的隧道,竟發生爆炸事故,死亡達五十多人,等工程完工,死亡竟高達一百三十四人。四是灌溉系統淆亂,使用不便。更因維護費用高,水費又高,致招民怨。五是誇功飾過,死不認錯。尤其剝奪農民的自由耕作權,使農民淪為農奴的「三年輪作設計」,明明是水庫功能不彰,灌溉系統失靈的突槌應變措施,卻大吹牛皮,說是「科學耕作創舉」,貽笑國際,留千古笑柄。故被諷為「吹牛八田」,「牛皮八田」。

事實上,八田與一的「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是一堆爛污,是一堆爛攤子,全由後人加以收拾,加以善後。「曾文水庫」的興建和「曾文溪與濁水溪引水工程」之追加,即因此而來。即今所見之水利功效,也是後人收拾殘局,修補矯正,不斷改善之成果,絕非八田與一當初之謀劃與運作。

退一萬步說,即使日本人二次大戰敗亡後撤走,留下「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嘉惠後世台灣人,說起來,這也是歷史的因果,是歷史的因果使然。更貼切地說,無非也是日本人「種惡因,結善果」。何須對八田與一過份頌德歌功? 

 

四,對殖民者感恩的迷思。

 

環顧歷史,放眼世界,為了統治所需,有哪一個帝國主義不在惡貫滿盈之餘,在其殖民地施點小恩,積點小德?留下或多或少的建設和恩惠?

在中國,即上海租界一地,多的是歐美各帝國主義所留下的高樓大廈,間有節日佈施義診等小恩小惠。葡萄牙人在巴西,西班牙人在智利,英國人在澳大利亞,印度以及香港。法國人在越南。美國人在古巴以及菲律賓。德國人在新幾內亞以及青島。俄國人在我國東北。另外日本人在韓國,偽滿州國,不也都是留下了許多的建設?佈施了不少的小恩小惠?

別忘了,就連荷蘭人也在台灣留下「紅毛城」,留下治療瘧疾的奎寧!

對於這些建設,對於這些小恩小惠,被殖民者需要感恩嗎?需要歌功頌德嗎?

假設一個流氓強姦你妹妹,留了一個兒子,難道你也要對流氓感恩圖報?歌功頌德?

最後,容我再重複一次,老兄你媚日媚到神經失常, 精神錯亂,可悲可憐可恥!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259d0a40&aid=157120337

 回應文章

終南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05 08:11

對八田與一不了解的人、強烈建議購買這本書去了解八田故事的始末。『日本帝國主義下的台灣』(矢內原忠雄 )著作。

    好感動


之華(259d0a40) 於 2021-03-05 19:16 回覆:
謝謝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