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剖析邪教:他們就在你我身邊
2021/11/27 19:09:21瀏覽585|回應0|推薦0

達斯汀·布羅德伯里(Dustin Broadbery)2021年11月22日
儘管有大量證據證明,所謂的新冠疫情對大多數人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但仍有100多萬人受到了疫苗傷害,這應該足以讓大多人停下腳步,但事實並非如此。許多從瀕臨死亡經歷中回來的人,會變得比以前更虔誠,譴責其他人不加入這場致命的俄羅斯輪盤遊戲。在他們對我們自以為是的憤慨中,助長的是其他人對他們自以為是的憤慨。這是永久的指責和羞恥的循環。
臨時的口罩大軍是人們無法迴避的,正直的人輸給了道貌岸然的誇張傳播者。
他們會相信所聽到的任何東西,並做被告知的任何事情。
他們已被某種比真理更強大的東西培養起來,這種東西就叫做「科學」,他們會跟着「它」走到懸崖邊上。
但這只是故事的一半。如果你不幸在種苗後兩週內死亡,儘管盡了最大努力,CDC可能會將你的死亡記錄為「未種苗」,評論界可能會報導你「在短暫的疾病後突然死亡」,而家庭成員可能會安慰說「情況可能會更糟」。

洗滌道德結構
這種不和諧的混亂局面之所以奏效,是因為一種新的意識形態已席捲了整個道德結構。除非你採取的是充滿危險的實驗性醫療干預措施,否則就是在所有死者的墳墓上跳舞。正如米爾格拉姆(Milgram)在他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實驗中所發現的那樣,讓人們帶着愧疚感離開,剩下的就是對權威的盲目順從。
但是,人類與政府之間的虐待關係這一事實,只是問題的一部份。邪教滲入禮貌社會的歷史很長。列寧和後來的斯大林的個人崇拜曾俘獲了整個國家。但在歷史上,從來沒有整個世界淪陷於一個邪教。
新常態與其他邪教原型的不同之處在於大眾傳播工具,它掌握在少數狂熱份子手中並滲透到公共場所,圍繞新冠創造了一種神化,將其美化為基督教的神聖比例。人們早就知道,如果謊言不斷重複,就會成為共識。
對這些大祭司來說,最重要的是社會心理學領域最傑出的專家數十年的行為研究。在《阿什實驗》(Asch Experiment)中,並非每個人都符合要求,但許多人發現與該團體團結一致的原因,被世界政府僱用的行為科學家所了解,他們把人推向生存的毀滅。
而今天在新常態的等級中發生的許多事,都寫着第三帝國的教訓。如果你還對自己被灌輸邪教思想的事實視而不見,那可能就是因為你已被灌輸了。

末日將至
邪教必然建立於重大事件之背景下,通常帶有世界末日性質。這些聖經上、地外或病毒性的預言,都是關於即將發生的災難和救贖。惡性的環境迫使人們在集體主義的保護下聚集在一起,並鼓勵更多狂熱的成員譴責、嘲笑和恐嚇任何不與該團體一致的人。眾所周知,去分化將這些無害的群體形成心理上的人群,並且經常導致暴民心態。
我們在群體中避難的需要被硬編碼到DNA中,正如對社會排斥的恐懼和對合作的渴望是遺傳的進化特徵一樣,解釋了新冠社會隔離開始的原因。以及為什麼在屈服於每一個可以想像的要求之後,我們繼續被勒索,並受到進一步社會隔離的威脅。儘管有明顯的權力濫用,人們仍然通過某種奇怪的情感紐帶對他們的俘虜負責,每次他們被釋放,儘管是暫時的,都會加強。

層次結構
我們能通過其組織的結構來識別邪教。在這個組織中,人們被分配了各自的角色,就像津巴多的《史丹佛監獄實驗》(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一項關於人類對囚禁的反應,以及囚禁對監獄中權威者和被監管者行為影響的心理學研究。)一樣,許多人超越了要求。問題不在於「我們都在一起」,而在於我們根本不是,是邪教貴族對我們的統治。然而,在這種高度的緊急狀態下,人們不僅會接受越規人士的更多權威,他們會模仿盛行的獨裁秩序,而不是成為受害者。正如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在她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論文中說,尋找目標和方向的普通人,如果單純地盡職盡責服從命令,就有可能犯下最殘暴的邪惡行為。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98076
在整個新冠疫情中,這些沒有報酬、不請自來的「草兵」(仍未醒來的大夢家)將可傳播的灌輸比任何官僚都要廣泛。四周都充滿了道德高尚的新冠義勇軍,他們的思想就像共產洗腦主義一樣,僅僅因為地球可能繞着太陽運行的話題就譴責任何人。由此產生的群體思維;即如果你不和我們一起,就是反我們;草兵不僅將新的倡議與外部影響隔開來,而且還放棄他們自主思考和行動的權利,並告誡任何敢於質疑全能救世主的人。最後,他們希望與團體達成一致的願望,壓倒了自己的理性、直觀的決策動機。

新常態執行者
習慣性謊言、倒退和虛偽審查下屈服的假科學都不是隨意的。人人知道受騙,但拒絕根據關鍵信息採取行動。相反,他們適應了這個虛假幻想的所謂黃金時代。人們受到鼓勵反其道而行之,最後導致他們完全放棄個人權利為止。因為這是對批判性思維的暴力緩衝,即共識,認為我們眼前的與事實相反。
因為風險與回報的關係,英相約翰遜一口氣懇求人們種苗。同時,他的同謀者,以為保護高危人群為藉口,如果人們拒絕第三針,就把聖誕節作為籌碼來威脅這些人群。當嘴唇動起來的時候都是為謊言做準備,任何與現實世界事件的碰撞都屬完全偶然。

邪教的剖析
邪教本質上是虛幻的,是航行在正常狀態下的假象異類。將邪教儀式與日常瑣事混合在一起,將舊文化試金石轉化為新意識形態前沿,直到兩者之間不再有任何區別。你可能不小心加入了邪教的跡象很多,如從摩擦到刀兵相向,從洗手液到2米距離規則等。
畢竟,如果人們被打消士氣,達到絕望的程度,那他們被操縱成非理性行為的歷史就由來已久了。這種情況是,他們就會進行儀式性的集體自殺、剖腹,甚至謀殺自己的孩子。
今天的情況並沒有那麼不同。人們把自己囚禁在家裏。他們冒着自己後代的生命危險來保護那些已判了死刑的人。他們如此是為了一種對2021年總體死亡率沒有影響的虛假疾病。有些人被政府幼稚化,有些人被大鳥安撫,還有一些人在惡名昭彰的凶堡裏出賣自己的靈魂。

你可能已加入的其他邪教
在這種狂熱的健康迫害陰謀情結下,其他怪異的意識形態也在不斷侵蝕着社會結構。社會成員的資格取決於個人的代名詞範圍。新的文化禮儀是「清醒主義」。與性別身份交換者的親和力決定了個人的社會地位,而想尋找最近的水桶時,你的背上就有了目標。
異世界的社會歪論使母親與分娩脫鉤,色情化兒童,並鼓勵他們更換自己的性別。這一切都是對人類、自然、碳基生命體的公然反人類攻擊。
只需要觀察一下格蕾塔·童貝里(氣候變暖爛演員)的高調化對後代的人格崇拜,就可以瞥見氣候變化將如何演變成一種宗教秩序。
這一切遊戲的最終目的,是人類靈魂的精神徵用和人類1.0的清算日。
但是,隨着馬戲團越來越火爆,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他們根本就不喜歡這樣。留下的理性殘餘,不管是否認者還是拒絕者,已形成了自己的崇拜。一個懷疑和不服從的崇拜。
根據一些說法,他們面臨着更大的健康風險,禍福相倚,暴君都很激動,他們呼籲立即進行加強制裁。經過20個月的打壓,大眾的敵意已達到了白熱化。如果對社會群體施行非人道的野蠻行徑,提前建立納粹集中營就可以解決問題的話,那麼拒絕者被強制關進集中營,或者更糟的是被推向行刑列裏,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另一方面,邪教已暴露出它更險惡的一面,成千上萬來自科學和醫學的合法聲音都在反擊和譴責,甚至連雙重種苗者也在醒來,以為他們的自由也處於危險之中。正如智者所言:「首先他們忽視你,接着他們嘲笑你,然後他們攻擊你,之後就贏了。」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ab68df&aid=170658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