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何我們必須認真注意中共
2021/11/19 15:07:45瀏覽726|回應0|推薦0

基思·龐茲(Keith Pounds)2021年10月14日
現代中國有個獨特的歷史,他們的文化和科學進步值得注意。在西藏、維吾爾族、種族滅絕、臺灣、香港、軍事生物技術和新冠方面也必須留意。一些專家認為,中國將是我們未來必須面對的最大威脅,但為什麼他們會這麼想?
是獨裁而非朝代
中國的文明被認為是世界歷史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也許僅次於「文明搖籃」美索不達米亞(今伊拉克)。
雖然我們能記錄中國過去的許多「朝代」,但世上這一地區的歷史與歐洲的早期部落、美洲本土或非洲的歷史沒有多大區別。
這一切都充斥着戰爭和殖民化,以確保地理和國家安全。
但是,讓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為什麼世界大多人都對中國產生了強烈的仇恨。
毛澤東;也稱為「毛主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元勳,從1949年(二戰剛結束)開始統治中國,直到1976年去世。
據估計,從1958到1962年,老毛要為大約4500萬人的死亡負上責任,其中許多人被餓死(澳洲總理~2010年)。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volokh-conspiracy/wp/2016/08/03/giving-historys-greatest-mass-murderer-his-due/
令人驚訝的是,今天他的形象仍然在中國的官方貨幣上。
1979年,中共開始實行有限的「資本主義」制度,國家的經濟幾乎在一夜之間開啟天翻地覆的繁榮。
開始從對其他國家的銷售中積累財富,西方突然可獲得廉價的電子產品、玩具、工具等等。
中共把這稱為新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有一點資本主義,但仍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
然後在2018年,中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投票習近平為終身執政。在大會的2964張投票中,只有兩名代表投了反對票,三名代表棄權(BBC~2018年)。
我們經常聽到的一件更令人困惑的是,中國的文化、政治和軍事戰略比西方優越,因為中國堅持「百年戰略」,甚至「千年戰略」。
但是,沒什麼比這更離譜的了!
中國絕對是個反動政權,對下個要做的事項只有粗略的計劃,沒什麼長期的文化、政治或軍事戰略。
讓我告訴你,我們如何知道這些東西...
在並不遙遠的過去,西方還記得關於中國對西藏人民暴行的反覆報導。
1950年代初,西藏地區被中共吞併,因為中共政府指控西藏大喇嘛是「奴隸主」(CTA~2009年)。
許多人指責中國對藏族人實施暴行以實現民族化,實現中國的控制和統一。另一些人則聲稱,這場爭論被西方過度誇大,試圖破壞中共政府。
現任喇嘛;叫做第十四代達賴喇嘛,曾經強烈支持「自由西藏」運動,然後突然對這個問題保持沉默,說這個運動是美情報操作的產物,是「他們(中情局)在全世界範圍內破壞所有共產主義政府穩定的努力的一部份」(洛杉磯時報~1998年)。
自由西藏運動在西方媒體中似乎失去了一些動力,因為我們聽到越來越多關於中共對中國西部的維吾爾族進行種族滅絕的報導,包括廣泛的殺戮和拘留營(HIN~2021年)。
雖然許多維吾爾人是傳統的佛教徒,但12至16世紀的伊斯蘭征服導致今天大多數維吾爾人成為遜尼派穆斯林,同時也有少數基督徒。
由於維吾爾人來自中國部份地區、俄羅斯、東歐和北非的突厥人,故看起來不像中國人,而且大多說不同的語言。據說中國對他們的暴行,就像藏族人一樣,是中共為了將中國人民統一為具有相似忠誠度的獨特人群而做出的努力。
金錢、好萊塢和約翰·塞納
雖然中國中部的三峽大壩是世上最大的水力發電設施,但多年來衛生條件差,缺乏廢物管理的努力,使大部份水供應受到污染。中國的自來水是不安全且無法飲用的(USGS~2021年)。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高鐵系統(HSR),據稱是世上最長的高速鐵路網,包括時速高達350公里的鐵路線(RS網站~2021年)。
近年來,隨着中國在共產主義保護傘下整合了一些資本主義,創造了很多中國的百萬和億萬富翁。
但這些富豪中許多人很快就被視為對共產黨政權的威脅。
張揚的馬雲,廣受歡迎的阿里巴巴網站的創建者和中國首富,今年突然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幾個月。
據廣泛報導,中共對公開批評中國金融體系的馬雲感到不滿(福布斯~2021年)。
同時,近年來湧入中國的許多全球公司現正離開,因為該政權對商業及其伴隨的 「自由企業」進行箝制。
在最近一次為宣傳其即將上映的電影而進行的採訪中,約翰·塞納( John Cena)將臺灣稱為「國家」,讓中共官員非常不高興。
中國政府的反擊嚇壞了塞納,以至於他在推特上發佈了一段道歉視頻,甚至用普通話進行道歉。
你會問,塞納怎麼會說普通話?
因為在塞納的電影最初的12億美元全球總收入中,約4億美元來自中國的影院。這就是塞納知道如何說普通話的原因!
更不用說塞納曾多次到中國宣傳世界摔跤娛樂公司(WWE)(cnet~2021年)。
軍事力量
1979年,中國推出了「獨生子女政策」,以解決對「人口過剩」的擔憂。
這項政府政策制定了嚴格的控制措施,不允許夫婦生育超過一個孩子,導致了數百萬人墮胎。
中國在2016年停止獨生子女政策,允許夫婦生兩個孩子,就在今年又改變了,允許夫婦生三個孩子(BBC~2021年)。
為了理解中國家庭/生育政策的這一快速而劇烈的變化,人們必須理解亞洲大部份地區的「家庭」基本概念,與西方概念有很大的不同。
簡單地說,在亞洲大部份地區,孩子就是你的《401K Plan》(退休福利計劃)!
這就是說,隨着年齡的增長,子女要全面照顧你直到去世。沒有療養院,沒有輔助生活設施。
你很可能會在出生的本國終身,孩子會在你年老時在同一個家裏撫養後代。
僅僅幾十年後,中國政府意識到它有整整一代的年輕成年人都是「獨生子女」,沒有兄弟姊妹。
政府意識到這一代「獨生子女」的年輕人將承擔起照顧父母,有時得加上祖父祖母而沒有兄弟姐妹幫忙的重任。
更有甚者,中國軍方開始為整整一代被寵壞的年輕人感到擔憂,他們作為「獨生子女」受到寵愛,使他們不適合服兵役的艱苦條件。
正如北京國防大學李大光教授所說:「這些年輕人中有許多人是家裏的獨生子,在鍍金的籠子裏長大,無法承受軍中的艱苦。」
這是李大光在2018年一個耐人尋味的說法,因為我們聽到越來越多關於整個中國軍人開小差的報告(Business Standard~2018年)。
當然,我們應該包括香港這個大都市的問題,它是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地區之一。
香港位於中國南部海岸,在19世紀中期成為英國的殖民地,但在1997年7月交還給中國,協議規定中國將允許香港保持50年的獨立政府。
雖然在2020年,中國積極地接管了香港的政治控制權,導致一些香港活動人士和新聞編輯被全面逮捕和拘留,並解雇了許多當地政府工作人員,還改寫了學校課程(紐約時報~2021年)。
中國還長期威脅要入侵和「收復」臺灣,該島有近2400萬人口,中國認為它是自己的省份。
最近,就在不久前,中國部署了其軍用飛機,在臺灣的防空識別區進行越來越多的侵略性和威脅性動作。
從國際角度來看,雖然入侵一個國家的非軍事區被視為挑釁,但中國實際上並沒有入侵臺灣的「國際空域」,儘管可能帶來「戰爭行為」的指責。
今年10月1日,中國派出38架飛機,包括戰鬥機和轟炸機飛往臺灣,在接下來的三天裏又派出111架飛機(NPR~2021年)。
作為回應,臺灣軍方出動戰鬥機,並用導彈系統追踪中國飛機,臺灣國防部長邱國正稱之為「我在40多年的軍事生涯中見過的最艱難的情況。」
正如美海軍上將約翰·阿基里諾(John Aquilino)自4月起擔任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最近告訴美國參議院,控制臺灣是中國的「首要任務」(The Guardian~2021年)。
再加上在談到軍人退休時,中國的何雷中將說,他最大的遺憾是從未打過仗(《外交政策》~2018年)。
雖然何雷的評論可能提供了一個機會,說中國的現代軍隊確實沒有經過與同行軍隊的戰鬥考驗,但它仍可能讓人了解到中國的戰士期待着戰鬥的想法。
正如美國戰士在二戰太平洋戰場、朝鮮和越南學到的那樣,那片土地上的戰士知道如何戰鬥!戰鬥力很強。
基因採集
全球各地的軍隊總是(正確地)審查私營企業的概念和產品,看這些概念和產品是否可能對軍隊有「雙重用途」。
蒙特雷米德爾伯里國際研究所(MIIS)9月的一篇題為《遺傳武器系統的科學風險評估》的文章,將精準醫療定義為「一種旨在優化特定群體利益的醫療服務,特別是基於基因(或分子)剖析」(Pitch, et al~2021年)。
當然,醫學界可能會利用這些遺傳信息來更好地治療困擾某些種族的疾病。但是,「雙重用途」的概念也可能允許軍事研究人員將這種基因信息武器化,以專門針對不同種族或其他目標的基因。
2005年,美陸軍《軍事評論》雜誌刊登了一篇題為《超微、非致命、可逆轉:展望軍事生物技術》的文章,講述中國解放軍郭繼衛上校特別寫到了生物技術的軍事用途,包括人類基因組計劃、基因結構,甚至是改變敵人生物特徵的方法。
正如他所寫的;「我們可能很快就能設計、控制、重建和模擬生物體內的分子」。郭繼衛補充說,軍事攻擊「可能會傷害敵人的基因、蛋白質、細胞、組織和器官,造成比常規武器更多的損害。」
也許最令人震驚的是,他堅持認為:「如果我們獲得目標的基因組和蛋白質組信息,包括那些種族群體或個人的信息,我們可以設計出一種只攻擊關鍵敵人而不對普通人造成任何傷害的易損劑」(AUP~2005年)。
最後,他想像出所謂用DNA分子操縱的「微球」,「通過控制基因導致疾病或傷害」。
艾爾莎·卡尼亞(Elsa Kania),新美安全中心技術與國安項目的兼職高級研究員,與安全顧問威爾遜·沃迪克(Wilson Vordick)一起,在《國防一號》雜誌2019年8月版上撰寫了《生物技術的武器化:中國軍隊如何為「戰爭的新領域」做準備》一文(Elsa &Vordivk~2019年)。
他們寫道,解放軍「處於擴大和利用這種(生物技術)知識的最前沿。」
特別提到的是一名中國科學家,他因「編輯胚胎,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轉基因人類」而受到世界的指責。
另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是,北京基因組學公司(BGI)的總部設在深圳,通過採集醫療檢測試劑盒的樣本獲得了許多美國人的基因信息。
根據路透社7月的一篇題為《中國的基因巨頭收穫了數百萬婦女的數據》的調查文章發現,這家中國公司與中國軍方合作開發產前檢測試劑盒,並在世界各地銷售。
路透社的調查表明,中國從剩餘血樣中收集基因數據可能「有可能導致基因強化士兵,或針對美國人口或食品供應的工程病原體」(Needham & Baldwin~2021年)。
正如2021年路透社的文章中所指出的,「BGI在去年出售或捐贈了數以百萬計的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和中國境外的基因測序實驗室後,一舉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美安全機構警告說這是收集大量外國遺傳物質的一部份。」
總結
特別是現在,全球都處在新冠的吞噬中,世上很多人都對中國不屑一顧,中國也知道這點。
當然,我們應該向中國人民提供真誠的支持,但中國以任何方式攻擊和/或入侵臺灣的任何企圖都會立即引起全世界的震驚和譴責。
當我們考慮這裏討論的一切時,必須把它放在同一頁上,而不是簡單地把這些問題作為單獨的話題來討論。
西藏暴行、維吾爾種族滅絕、入侵臺灣、香港暴力、基因編輯、軍事生物技術以及現在的新冠病毒等等。
中國已給出很多信號,希望大家都能注意。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ab68df&aid=17053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