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九人理事會的接觸與星際迷航的未來
2021/11/06 21:01:32瀏覽570|回應0|推薦0

米高·薩拉博士(DR MICHAEL SALLA)2021年11月5日
吉恩·羅登伯里(Gene Roddenberry)創造《星際迷航》系列一個最耐人尋味的方面,是他與自稱為《九》(Nine/九人理事會)的神秘外星團體的關係,於1970年代由通靈師菲利斯·施萊默(Phyllis Schlemmer )引導而和九人理事會接觸。吉恩在1974至1975年期間參與通靈會,並參與了問答,記錄在施萊默1993年出版的《唯一選擇的星球》一書中(the Only Planet of Choice)。
令九人理事會具可信度的,是他們的存在1981至1984年舉行著名的《一體法》(Law of One)通靈會上得到證實,退休的應用物理學教授唐·埃爾金斯(Don Elkins)採用了嚴格的科學協議,被廣泛認為是有史以來最權威的通靈會。
這些歷史事件為埃琳娜·達南(Elena Danaan)最近的接觸經歷提供了重要的背景,她聲稱自己被帶到木星的木衛三,見了九人理事會,並被告知選擇吉恩為人類準備《星際迷航》的未來的原因。
本月3日,埃琳娜與我聯繫,談及她剛剛與九人理事會的一次相遇。這也是伴隨銀河系聯盟(Intergalactic Super-Confederation/ISC)在木衛三上駐紮以觀察人類全球醒覺的同一個團體。在我寫了兩篇關於描述太陽系新外星訪客的獨立資料的文章後,埃琳娜告訴我她被帶到了木衛三,她第一次見到了ISC。
埃琳娜隨後在3日的採訪中重點介紹了九人理事會與吉恩的關係,以下是她發給我的信息:
我突然醒來,額頭刺痛,腦子裏有種漩渦旋轉的感覺。我坐在床上,看到來自ISC的高白種女人的空靈身影,大約一週前,我於木衛三附近他們的一艘母艦上遇到她。她用同樣的全息語言表達自己,由思想形式的頻率模塊組成。她用手指指着我的額頭,手指的末端發出綠色的光。在她的綠光指尖接觸到我額頭的那一刻,我被推向了強大的漩渦中。感覺自己好像解體了,好像身體的所有分子都伸向了太空。在正常情況下,這可能是令人恐懼的,但在這種意識狀態下,我似乎無法再體驗到害怕。
一片閃亮的光暈在我面前顯現。它是乳白色的,含有銀和金的閃光。我感覺到其中有幾個人存在。然後,一個柔和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有輕微的迴聲效果。它根本不是戲劇性的,就像人們所期望的那樣;相反,它真的很柔和,很溫和,很有男性魅力。
~「我們是《九》。」
我整個人都在顫抖。數秒後,我開始看到人形輪廓從乳白色閃亮的霧氣中形成。我想有九個人影,都非常高大和健朗。當一人離我越來越近時,我感覺到一種類似的感覺,就像在飛機上,飛機升空時壓迫耳朵的感覺。嗯,這是同樣的感覺,但我的整個靈魂都在經歷。這個生命的外觀是個高大的外星生物,類似於「帕塔爾」(Pa-Taal),但我很清楚,這些來自《九》集體的等離子體超意識生命實際上沒有真正的肉體形式。我知道他們可以以任何形式變形,以這樣的形式向我展示,可能是為了改善我的接觸經驗。這個優雅的、9英尺高的高智慧體,有綠色的皮膚,沒有衣服。他很瘦,有長長的脖子。頭是禿的,頭骨在後面比人類略大,有一雙美麗的斜眼,閃爍着紫色和石榴紅的色調。我注意到他的每隻手都有五根長長的優雅手指。這一切的發生是有原因的,由於他保持沉默,我明白可能需要開口了。
正如在之前的文章中簡要提及,與九人理事會的第一次溝通始於1952年,與美國著名的精神病學家和超自然現象調查員安德里亞·普哈里奇博士(Dr. Andrija Puharic)使用的不同的靈媒,以與天外世界取得聯繫。安德里亞與美國情報界秘密合作,其中包括中情局和美海軍情報局,這些機構協助他與各種靈媒合作,以獲得有關天外生命的知識。正是安德里亞幫助著名的以色列靈媒烏里·蓋勒(Uri Geller)開創了事業,他在1974年出版了《烏里:烏里·蓋勒之謎》(Uri: A Journal of the Mystery of Uri Geller)。
https://youtu.be/-Y6STVtZGGE
在菲利斯花了20年時間與九人理事會溝通後,寫了《唯一的選擇星球》。在書中,九人理事會對自己的解釋如下:
「有許多人試圖了解我們是誰。在你的塵世中,很難接受不理解的東西!有時試圖理解會給宇宙的真相帶來色彩。有時,理解的嘗試會給宇宙的真相帶來色彩。只有鑰匙可以打開部份,因為人類的頭腦無法完全理解。關於我們是誰,有許多解釋,也有許多衝突。是的,在未來,我們將試圖在另一個意識層面上解釋我們自己,但首先地球必須達到進化意識的狀態,在那裏我們可能被理解,是的。理事會已說過,不要試圖把我們放進一個盒子裏,我們不以那種形式存在,是的。」
這一描述與埃琳娜在木衛三遇到的非肉體形式以及九人理事會的神秘通訊是一致的。至關重要的是,九人理事會提及,在未來他們將更充份地解釋自己。這似乎正通過他們與埃琳娜的接觸發生。
使九人理事會存在的重要依據是,他們在《一體法》材料中被提及,其中對他們的運作和身份進行了簡要的討論,內容如下:
7.9提問者...「誰是成員,理事會如何運作?」
拉(RA):「我是《拉》。九人理事會的成員是來自ISC的代表,也是來自你們內部星球的振動層,對你們的第三密度負有責任。名字並不重要,因為根本沒有名字。你們的心靈/身體/精神複合體要求名字,因此,在許多情況下,使用與每個實體的振動扭曲相一致的振動聲音複合體。然而,名字的概念不是理事會的一部份。如果有人要求命名,我們會嘗試。然而,並非所有人都選擇名字。在數量上,持續開會的理事會是《九》,儘管通過平衡的方式,其成員有所不同,你會稱之為不定期的,是《九》。」
九人理事會在這裏確認為由九個外星人組成的團體,與星球聯盟有關,這似乎與最近抵達木衛三的ISC相同。在《一體法》的後面,九人理事會被描述為一個駐在第八維度的高度進化團體:
6.8提問者:「這個委員會位於哪裏?」
拉:「這個理事會位於土星的八度空間,或八度空間,在一個你們在第三維度上理解為環的區域內。」
土星環和木衛三作為ISC和九人理事會目前的行動基地之間的確切關係,還有待解釋。這將是未來討論的一個有趣話題。最後讓我想到了九人理事會和吉恩之間的聯繫。
歷史事實是,吉恩在1974至1975年期間參與了九人理事會的通道會議並向他們提問。這些年對吉恩來說是充滿挑戰的幾年,最初的《星際迷航》系列(1966~1969)在銀團重播中取得了顯著的成功之後,他就再無法出產另一部連續劇。
https://youtu.be/nPDb5wX4H7I
他開發後續系列的創造不斷受到電視網絡主管的阻撓。吉恩不得不等待,直到1979年《星際迷航》的第一部電影出現,他才獲得成功,但這只是部份原因,因為導演的位置給了羅拔·懷斯(Robert Wise)。
在他參與的九人理事會的通靈會議中,吉恩對九人理事會討論未來大規模外星登陸的前景特別感興趣。這啟發了吉恩為未來的電視系列片寫了試播集,該系列片將在他1991年去世6年後出現,即《地球最終衝突》(Earth the Final Conflict-1997~2002)。
ttps://youtu.be/Fz8OD-IeJQ4
不同的研究者對九人理事會對吉恩的影響進行了總結。以下是一名神秘學研究者韋斯·彭雷(Wes Penre)對這種聯繫的總結:
他(吉恩)在1974~1975年是九人理事會的成員,甚至還為一部關於九人理事會的電影製作了劇本。還有人認為,吉恩在寫早期的《星際迷航》電影:《下一代》和《深空九號》時,從九人理事會得到的信息中得到了深刻的啟發(這很讓人感動)。
另一名研究人員克里斯·諾爾斯(Chris Knowles)也證實了九人理事會通靈會議對吉恩的深刻影響,他寫道:「九人理事會通靈會議對吉恩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無論人們對九人理事會有什麼看法,有一件事可以毫無保留地說:吉恩在邪教中的經歷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並在許多方面形成了他一生工作的基礎,以及整個《星際迷航》系列。
韋斯和克里斯的評論為理解埃琳娜被九人理事會告知關於金·羅登貝瑞(Gene Roddenberry)的意義提供了重要背景。她的評論對於理解九人理事會、吉恩和人類出現在《星際迷航》的未來之間的全部意義尤其有價值。
埃琳娜:「你們是與吉恩聯繫的人嗎?」
《九》:「是的。」
埃琳娜:「為什麼?」
《九》:「因為我們知道將有一場時空戰爭,我們需要創造一座橋樑。」
當他把這些話說到我的腦子裏時,或者我應該說:當他把這些話在我的意識中產生共鳴時,他的全息語言包含的內容遠遠超過了文字。它包含了內容:每個思想模塊都有一個故事嵌入其中。這就是我如何掌握他提到的這座橋是一條從過去到未來的紐帶,保證了一條漸進的時間線。可以這麼說;星際迷航的未來。通過在一個特定的時刻向一群人類提供大量的信息下載,九人理事會的意圖是將他們進步的未來的根源嵌入人類的集體無意識中,幫助人類通過他們思想的創造性力量來體現。
他們引誘吉恩和他的隨行人員創造一個受歡迎的系列,該系列將深刻而有力地影響地球人類的意識,並影響到未來的幾代人。他們提供了一個模板,計劃在一段時間內,通過系列和電影來展開。《星際迷航》在人類的意識中產生了深刻的共鳴,比至今為止的任何其他科幻作品都要好(也許可以和《星球大戰》相提並論,但因為它太好了,而且提到了獵戶座戰爭)。《星際迷航》通過量子共振呼應了一個現有的未來現實。這就是「橋樑」。
埃琳娜:「那麼這座橋樑是否有效?」
《九》:「是的。現在我們就在橋樑的另一端。妳走過了通往妳未來的橋樑。」
「我們在這。我們是《九》。」
當他的話在我的存在中產生共鳴時,我被倒送進這個漩渦,吸回我在地球上的維度身體。被無限散開的分子的迷失感覺再次逆轉為緊湊的形式。我重新整合了身體。高白女仍然在我房間裏,保持着與九人理事會的聯繫的空間。她笑了笑,然後消失於空氣中。一股臭氧的味道縈繞了幾分鐘。我深吸了一口氣。頭因眩暈而旋轉,但設法拿起手機記錄我的經歷。
埃琳娜在這裏的評論是非常重要的:《星際迷航》設想為一座通往未來現實的橋樑,當時正處於敵對的外星派別之間未宣佈的時空戰爭中。因此,《星際迷航》系列的成功歸功於人類的集體無意識認識到這是一條潛在的時間線,需要接受,以使其成為現實。
埃琳娜與九人理事會的溝通也是對我之前兩本書《美國海軍的秘密太空計劃與北歐外星聯盟》(2017)和《太空力量》中材料的驚人確認:《我們的星際迷航未來》(2021)。這兩本書都包括詳細討論美海軍、吉恩和《星際迷航》系列之間聯繫的章節。這兩本書明確指出,《星際迷航》是美海軍情報部通過萊斯利·史蒂文斯四世(Leslie Stevens IV)秘密支持的軟性披露舉措,他是《外太空》(Outer Limits)電視劇(1963~1965)的創作者,曾秘密幫助吉恩想出最初的《星際迷航》系列。
https://youtu.be/1GjedYf2O9E
此外,我的兩本書明確指出,美海軍在1950年代初就開始與一群類人的外星人合作,前航天設計師和工程師威廉·湯普金斯(William Tompkins)在他的自傳《被外星人選中》(2015年)中對此做了最好的描述。我們現在知道,湯普金斯描述的《北歐人》,是GFW的成員。這一切都證實了確實有個重要的外星因素與美海軍和吉恩合作,提出軟性披露倡議,為人類的星際迷航未來做準備。
正如埃琳娜在她的評論中簡明扼要地指出,《星際迷航》是一座橋樑,它將幫助人類在一場未宣的「時空戰爭」中集體表現出積極的未來,在這場戰爭中,負面的外星力量(天龍帝國和獵戶座聯盟)試圖操縱人類,在我們的未來350年後帶來一場銀河系的暴政。
在另一篇文章中,我解釋了銀河系暴政是怎樣被另一個外星組織;仙女座委員會發現的,他們通知了GFW,後者介入這場已成為廣泛的銀河係時空戰,人類的潛在時間線受到不同的異世界團體的嚴重影響。
埃琳娜與九人理事會的相遇以及他們對吉恩在塑造人類願望方面的作用的確認,對於理解人類的集體走向至關重要。另一個歷史事實是,美空軍、太空司令部和多國太空聯盟的建立,都與2019年太空未來研討會的官方報告聯繫在一起,該報告將《星際迷航》的未來確定為人類在太空的最佳方案。
九大理事會通過埃琳娜剛剛證實,他們和其他積極的外星團體一直在悄悄地為人類培育《星際迷航》的未來,正如之前的報導,這場戰爭即將決定性地結束。因此,我們對吉恩和其他許多人負有巨大的集體感激之情,他們辛勤地培育了《星際迷航》,作為通往未來現實的橋樑,將比任何人預期的要快得多。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ab68df&aid=170377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