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譁眾取寵的偽科學
2021/11/01 17:47:45瀏覽485|回應0|推薦0

安東尼·沃特斯(Anthony Watts)2021年19月21日
《別被氣候變化的「共識」說法迷惑,科學並非人氣遊戲》
這又是一次試圖傳達模糊概念的研究項目,即對於氣候變化背後的主要因果因素存在廣泛的科學共識。之前由氣候博客活動家約翰·庫克(John Cook)帶頭進行的一項研究,在2013年得出了「97%的共識」。儘管幾乎得到普遍的讚譽,並被英國能源部長等主要政策制定者引用,但該研究存在固有的缺陷。
東安格利亞大學的邁克·赫爾姆博士(Mike Hulme)解釋說:「『97%共識』這篇文章無論在構思,設計和執行方面都不當。它掩蓋了氣候問題的複雜性,而且能源部長還引用它,這是英國公共和政策辯論水平極差的一個標誌。」
甚至連《衛報》氣候活動主義的鐵粉也刊登了一個標題:《關於全球變暖的97%共識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經過徹底的分析後,多達100篇發表的文章粉碎了該研究的錯誤,並完全否定其假定的97%的共識水平。 
然而,庫克毫無根據的研究仍被用作今天康奈爾大學發佈的靈感;不出所料,它也有類似的缺陷。關於研究人員的方法,該文章指出:「在研究中,研究人員首先從2012至2020年期間發表的88125篇英文氣候論文的數據集中,隨機抽樣檢查了3000份研究。」
這種方法有很多問題,首要問題是選擇偏差。作者武斷地決定只看8年內的氣候論文,而忽略了對2012年之前發表的大量論文的研究。因此,這種方法方便地「忘記」納入大量的氣候懷疑論的論文樣本,這些論文是在1970年代針對當時剛剛出現全球變暖的概念而寫的。
他們繼續說:「結案了」,即使預選的明顯偏見確保從1970年代全球變暖首次出現在科學雷達上時,到今天的許多懷疑論述被排除在研究之外。
論文的主要作者,康奈爾大學科學聯盟的訪問學者馬克·萊納斯( Mark Lynas)總結說:「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現在的共識已遠遠超過99%,而且對於任何有意義關於人類造成氣候變化現實的公共對話來說,它幾乎已結案。」
除了明顯的選擇偏差問題之外,為了給該研究的結論投下更多陰影,馬克本人也激發了不信任的理由。主要作者有一段氣候行動主義的歷史。
丹麥作家比約恩·隆伯格(Bjørn Lomborg)是綠色和平組織的前成員,他寫了一本名為《懷疑的環保主義者》(The Skeptical Environmentalist)的著作。在該作中,比約恩提出了解決氣候問題的務實方案。2001年在英國牛津的一次簽售會上,馬克被拍到向隆伯格的臉上扔餡餅,而比約恩只是試圖建立良好的科學程序。馬克沒有像一個學者應該做的那樣試圖理性地反對,而是採取了人身攻擊的手段。
為了進一步混淆該研究及其作者的上述問題,該研究的整個重點是基於一個有缺陷的前提,即共識很重要,甚至應該尋求共識。
理查德·托爾博士(Dr. Richard Tol)在斥責這項研究的結論時有效地總結了這個問題,他聲稱:「共識在科學中是不相關的。歷史上有很多例子,每個人都同意,但每個人都是錯的。」
事實上,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共識並不要求真理或準確性;它只是確定由任何數量的個人組成的團體聚集在一起並同意某種觀點;這種觀點往往是基於錯誤的。
作家亞力士·亞歷山大( Alex Alexander)在他的文章《當共識是一種糟糕的決定方式》(When Consensus is a Bad Way to Decide)中解釋了這種社會學現象。「共識是關於說服和妥協,不是正確或錯誤,不是什麼最有效。協商一致是關於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而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主要是關於情感、妄下結論和談判,可能包括也可能不包括事實和分析。協商一致是關於妥協,而妥協意味有人或是每個人,必須把一個可能有價值的想法放在一邊,以滿足團體,或團體的領導者。」
即使是世界知名科學家愛因斯坦也認識到,當共識應用於科學時,它是一種謬誤。當因為愛因斯坦是猶太人而德國納粹不喜歡的原因,他們就在1931年出版了《一百位反對愛因斯坦的作者》(One Hundred Authors Against Einstein)一書以此來詆毀他。總共有121位作者確定為愛因斯坦狹義相對論的反對者。 
愛因斯坦比他們都快一步,據說他反駁說:「不需要一百個作者來證明我是錯的;一個就夠了。」
這就是科學的本質;只需要一個作者採用合理的科學實驗,就可以提供有效的證據來支持一個理論或假設。不用說,這不是馬克和他的許多同行在歷史上的運作方式。
因此,當馬克斷言這個案子已結束時,他幾乎沒有提供任何有效的證據來支持他的理論。在預測全球變暖的影響方面已嘗試了更多的方法,但他們的結果從「影響不大」到世界末日的情況都有。這只是取決於科學家、被問到的具體問題以及用於測試該問題的方法。
對於全球變暖可能對地球產生的確切影響,科學不一定能給我們提供一個傻瓜式的答案,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科學不是一場人氣競賽。今天發佈的研究報告只是進一步鞏固共識作為建立證據的手段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ab68df&aid=170093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