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體育運動集錦】走過漫長復出之路 湯普森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2022/01/21 11:53:17瀏覽138|回應0|推薦0

走過漫長復出之路 湯普森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2022-01-20 13:00聯合新聞網 / 林煒珽

Getty ImagesGetty Images

勇士射手湯普森(Klay Thompson)一直是個很特殊的人,和那些NBA億萬巨星不大一樣。

湯普森在勇士隊最好的朋友是現在任職制服組的帕楚利亞(Zaza Pachulia),兩個人都有與眾不同的幽默感和好強心。在帕楚利亞的辦公室中有一副表框的剪報,內容物是帕楚利亞唯一一場得分比湯普森高的證據。

這發生在2017年季後賽第二輪,勇士對爵士隊的第三戰,那是湯普森全季得分最低的一場比賽,只拿6分而已,而殺手帕楚利亞得到7分。在隔天練習時,渣哥把這禮物送給湯普森,Klay說:「不好笑,我要把它拿去燒了。」帕楚利亞趕快把這剪報搶救回來。

「你和某些人就是特別投緣,我的個性和他的個性都很好笑,我會欺負他,他也會欺負我,我們會一直開玩笑。」帕楚利亞說:「我認識他爸媽,他的兄弟們。我們會這麼投緣的因素很多,但最主要的是他的個性,他就是這麼好相處。」

湯普森和勇士隊的中鋒們關係都很好,有點像是美式足球中四分衛和進攻鋒線的版本。他的打法要靠這些大個子幫他擋出空檔,幫他做苦工。澳洲中鋒伯加特(Andrew Bogut)在2015年幫助浪花兄弟拿到生涯第一個冠軍,他也稱讚湯普森是個有趣的人。

在和運動家網站灣區資深記者川上提姆的電話訪談中,伯加特說了一個在2016年奧運期間發生的故事。

「我們住在選手村,而美國隊牌子太大,不能住選手村,他們好像是弄了個郵輪還是什麼的吧。我們有天練習完後,回到選手村,我們從巴士上下車,準備回去房間,我突然看到Klay,穿著美國隊的制服,戴著耳機在閒晃。我問他,『Klay,你在這裡幹嘛?』結果他說,『沒有,我只是想看看選手村長什麼樣子。』

他就這樣一個人跑來,沒有其他球員,甚至連保安人員都沒跟。然後他問我要去哪,我說我們要回澳洲隊總部,他就問他能不能跟著去,我說當然好。

他跟著我回去,有幾個澳洲球員是他認識的,像貝恩斯(Aron Baynes)和摩騰(Brock Motum),他待了兩三個小時後,我以為他閃人了,我就下樓去吃晚餐,沒想到我居然看到他在和一個澳洲體操隊的成員在打乒乓球。很扯吧。」

另外帕楚利亞和威斯特(David West,生涯最後兩年在勇士拿下兩次冠軍)都說他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就是湯普森得60分那場比賽。

威斯特說:「前一天的練習Klay睡過頭沒到,這是我在勇士期間第一次看到這種事發生。他是那麼可靠的人,大家當時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結果那場比賽賽前他超安靜,比以往更安靜好幾倍,然後,然後他就起飛了。我從來沒看過有人是用這種方式來反彈的。」

帕楚利亞也說他不記得在他勇士球員時期,有其他的老將曾經練習缺席過,但湯普森隔天用三節就砍60分的方法來表態,「我們都跟他講,你以後不要再來練球了啦。聽起來好像沒什麼,但對我們這些很了解他的人來說,這就非常Klay啊!」

就是這種熊熊燃燒的競爭之火,讓湯普森在2019年決賽第六戰撕裂左膝ACL後,還要衝回場完成罰球。也是這股火焰,讓他在2020年回歸前夕,弄斷阿基里斯腱後,繼續支撐完漫長嚴酷的復健之路。

在這年的選秀會,勇士隊手握第2順位好籤(那年他們是7季來第一次沒打進季後賽),加上湯普森在一年的休養之後,終於準備回歸,一切跡象都顯示勇士只會走低一季,馬上就要回彈了。

選秀戰情室中氣氛十分樂觀,直到總經理邁爾斯(Bob Myers)接到一通電話。當時也在戰情室的帕楚利亞回憶說,邁爾斯的電話一直響不停,很多隊的GM都打來詢問交易的可能性。邁爾斯的神色一派輕鬆,直到某一通電話。「你可以看到他臉上表情馬上垮下來。」

邁爾斯走出房間去聽電話,突然間戰情室裡的人都知道有大事發生了,原本歡樂的氣氛瞬間冷凍。幾分鐘後,邁爾斯回到陣營中,向大家宣佈壞消息,「Klay在洛杉磯打街頭籃球時,阿基里斯腱斷了。」渣哥說,就像一個滿心期待要放氣球的小朋友,在接完電話後,氣球就被戳破了。

邁爾斯馬上向球隊老闆報告這噩耗,然後打給柯瑞。帕楚利亞說,擴音電話的那頭,柯瑞幾乎是一片死寂地聽完邁爾斯的話。阿基里斯腱是運動員的死穴,很多人在受了此傷之後,再也找不回當初的速度、敏捷和爆發性。

根據美國運動醫學骨科學刊的研究,從1970年到2019年間,共有47位NBA球員撕裂過阿基里斯腱,在回歸的第一年,他們的績效會下滑20至40趴,而在傷後,這些球員只剩下80到85%的功力。在受傷後,他們的NBA壽命只剩下平均2.8季。

雖然有布萊恩(Kobe Bryant)、杜蘭特(Kevin Durant)、威金斯(Dominique Wilkins)等成功回歸的例子,但有更多的布蘭德(Elton Brand)、艾利斯(LaPhonso Ellis)和歐庫(Mehmet Okur)。

湯普森自己也說,2020是他這輩子最糟糕的一年。經過一整年枯燥的ACL復健後,他又要面對另一個更不可測的傷勢。

帕楚利亞對湯普森的心理創傷有個比方,就是『雞籠症候群』—一隻雞被關在籠子裡一年半後,等它被放出來後,它會馬上回到籠內,因為在那邊它才有安全感。「Klay就像被關在『不能打球』的籠子裡,他不能打籃球,籃球之門對他關起來了。你該怎麼辦?不知道。搞清楚的過程中,是很黑暗的。」

還好,湯普森有個從小到大的嗜好,就是海。

湯普森的父親Mychal來自巴哈馬,他小時候跟父親回鄉省親時,就迷上了美麗的大海。在這艱辛的兩年,Klay買了一艘遊艇,拿來當成他去大通中心的通勤工具,也作為他遠離創痛的避風港。他在遊艇上拍攝的影片,讓他已經成為知名網紅,尤其那頂船長帽,更已經成為他的註冊商標。

在Klay回歸前幾天,帕楚利亞深夜走在勇士隊的訓練基地,他聽到有投籃的聲音。他本來以為是哪個新人在團隊練完後,自己留下來續練。好奇的帕楚利亞想去看看到底是誰,結果赫然發現,是湯普森,他一個人穿著全副球衣,在夜晚自行練投。

「這就是他,已經是天王巨星了,還是這麼好強。」最後穿著西裝的帕楚利亞站到籃下幫他的好友撿球,直到深夜。

浪花兄弟重新合體的第一戰,已經成為勇士隊史上名場面之一,目前湯普森雖然還有每場22分鐘的上場時間限制,但已經越打越好,在第5戰對上活塞隊時,命中率已經逼近5成,也首度得分超過20大關。距離那個只用29分鐘就能得到60分的湯普森也許還差很遠,但起碼這位史上最強的定點射手已經回來球場,走過死蔭幽谷,度過人生的巨浪。

( 興趣嗜好運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698&aid=171376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