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們愛得有多熾熱,結局就有多荒涼。」
2012/07/08 16:54:08瀏覽862|回應2|推薦30

引用文章盛可以《道德頌》贈書/「我荒涼的愛情故事」徵文活動

 

<這段愛情心事,應該藏在深深、深深的記憶裡,不該說出口的~>

  他沒有高大、英挺的外貌,不會是女孩子心中的白馬王子,在第一眼看見他時,我心裡這樣的打量著。當然,我知道自己也不怎麼樣,不是讓人看了會眼睛一亮的類型,不過,我有最強的武器:青春。

  是啊,那段愛情出產的時間,都已經過了二十年的歲月。時間會不會消減愛情的熾熱?不會!我曾經沒有間歇的祈求,當光陰似箭的飛逝而過,記憶能稍稍被磨滅,以防再想起他的一顰一笑時,連呼吸都有些痛楚。

  認識的那年,他三十三歲,足足大我十歲。不過,所有嚐過愛情真滋味的人,都知道年齡不會是問題。他散發一股成熟的魅力,卻不自知。他好幾次問我:妳看上我哪一點?怎麼會願意和我在一起?

  我總是笑而不答,看著他深隧的眼眸映照著我的短髮,以及我往上微揚的唇角,我不想告訴他,不能告訴他,怎麼能讓他知道,就連他提問時的迷惘,都深深的吸引著我。

  「我們認識得太晚了,妳怎麼沒有早點走進我的生命中!」有時他會這樣說。我總以為,那不過是他對生命眾多不滿的一種喟嘆而已,最終我們還是會長長久久的在一起。

  「見見我母親吧!我要告訴她,妳是我生命中的唯一。」那年夏天快結束時,他這麼的說。

  那年夏天剛開始時,我們在一家小酒吧中認識,他總是呼朋引伴到小酒吧裡取樂,我總是跟在同事的身後,探索夜世界的迷離。很多次的巧遇後,他開始約大夥在白天從事有益身心健康的體育活動。

  沒多久,約會時間只剩下我們兩個人。「那些夜貓子,不堪白天太陽的折磨。」他說完時,我們兩個相視而笑,笑到眼淚都溢出眼眶了。

  他帶我走訪台北市大街小巷的迷人氛圍,帶我領略山顛水湄的美麗風光,白天我們是活力十足的運動員,夜裡我們是體力充沛的夜貓子。「時間不太夠用,真希望妳有女超人的體力,在我們玩樂的時間,可以幾天幾夜都不休息。」他說。

  「我們家阿德只是不喜歡我們幫他安排的結婚對象,也不知道他對這件事怎麼會那麼反感,他一向對我們的安排,都沒有任何異議的。冬天來臨時,他就要結婚了,我們不反對他先玩一陣子,等結婚後,個性也會比較沈穩。倒是妳,我可要把醜話說在前頭,時間到了時,可不要尋死尋活的。」第一次到阿德家,他母親支開他後,這樣對我說。

  「妳有沒有想過要嫁給我?」連著兩個星期拒絕阿德的邀約後,他在電話中突然這樣問我。

  「那你的未婚妻怎麼辦?」我冷冷的問他,還可以感覺到他聽到問話時,背脊升起一股涼意時的顫抖。

  「妳出來,我們把話說清楚。」他還沒等我回話,就把電話掛斷了。

  坐上他的摩托車後,他沒有說明目的地,寬闊的背膀讓人感覺到他的頽喪。在夜風中,聽得到他一聲接著一聲的嘆息。

  「我母親說有辦法就自己去創業,如果我堅持不照他們的安排結婚。我要讓妳知道,就算是從此清貧的過日子,我也要和妳在一起。」那一夜,他在漆黑的夜釣場旁,對我信誓誓旦旦的說著。

  在我兼了三份工作,用以維持兩人的日常開銷後,和他見面的時間愈來愈少、愈來愈短。他的面龐漸漸消瘦,眼神總是渙散難以聚焦,身上總有一股驅之不散的煙酒混雜的味道。

  「我不知道自己這麼沒用,連想要好好照顧妳都做不到,我想我不能拖累了妳,妳該得到幸福的。」消失了個把月後,他託朋友的朋友帶了口信給我。

  「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我在心裡暗暗的笑了自己好幾回。

  然後,開始無間歇的祈求時間之神能模糊掉我的記憶。

  我以為我成功的、徹底的忘了他,直到看見他的消息在報紙上被披露:「我在我母親癌終之前完婚,算是完成她的心願吧!」他受訪時如此說。

  新聞的畫面,是他母親備極哀榮的喪禮,喪禮上他憔悴消瘦的模樣,一如我們抗爭愛情被阻斷的那段時間。

 
( 創作小說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盹龜雞~ 彼得大帝的定心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熾熱的愛
2012/10/04 16:41
像是夜空的花火 , 時間雖然短暫 , 印象卻是難以磨滅的.
JANE(0410jane) 於 2012-11-03 21:49 回覆:
所以,很多人都很難忘記初戀了.

靈婆心語 人生待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現實
2012/07/08 17:48

愛情還要有麵包維持

生活逼迫下

愛情是荒涼的

男人還是看重現實條件的

 

JANE(0410jane) 於 2012-07-09 21:12 回覆:

男人不只看有沒有麵包吃

還要看夠不夠吃,好不好吃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