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意外
2009/10/27 13:59:24瀏覽587|回應1|推薦31

意外

  他橫陳在路邊,兩旁都是農田,放眼四週,絕少住家。而他,四肢僵硬的橫陳在路邊,清晨的微曦,照在他黝黑的身軀上,彷彿有些微的異光。

  他的嘴微微的張著,兩眼半閉著。聽說,因意外而身亡的,總是不願意闔上雙眼,只有在見到親屬時,突地七孔流血,然後閉目長逝。但是,現在他橫陳在這裡,在我每日經過的偏僻路上,除了急駛經過的車輛,還有誰知悉他在這裡呢?

  他從什麼時候開始,趴伏在路邊?是意外嗎?還是另有原因?他知不知道,今早的他趴伏在路邊,而等候他的那一頓晚餐,可能連動都沒動就被收拾了起來!他知不知道,幼子的未來,每個需要他的日子,將難掩心中的失落!他竟還兀自趴伏在田野。

  他橫陳在路邊、趴伏在田野,一隻足足有兩斤重的大田鼠。

*** *** *** *** ***

  大田鼠明顯的已經氣絕,橫陳在路邊,兩旁都是農田,再遠一點有幾戶住家。這條田野之間的小路,往昔有奔忙的載送製糖甘蔗的小火車,自從這片農地沒有人種植甘蔗後,小火車也歇息了,民代爭取得經費,鋪上了柏油,成了村落之間往來的要道。

  昨天就看見那隻已然氣絕的大田鼠,今早又見到,依然屍骨完好的橫陳在路邊。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個孩子,一個有著一身黝黑皮膚,一頭捲曲毛髮,一口整齊白牙的孩子,其他人喜慣叫他<黑人>,我也跟著這樣稱呼他。

  我問他,同學為什麼叫他<黑人>?他開懷的笑著,指著一頭捲曲的頭髮說:「我媽說我出生那天,剛好下起了大雷雨,我才剛生出來,沒想到一道閃電就打了下來。那道閃電剛好打在我頭上,從此以後,我的頭髮就和非洲的黑人一樣捲了。所以,同學都叫我黑人。」

  後來,問到各個孩子們的家庭背景,黑人咧著嘴,露出一口整齊白牙,帶著笑意的告訴我:「國三時,我爸說要騎摩托車回嘉義,去了三、四天都沒回來,後來,被人發現死在一處偏僻的農田的小路上。警察驗了屍後,說沒有外傷,可能是心臟病,還是其他什麼突發的狀況吧!」

  我問他難不難過,家裡的經濟可好?他還是淺淺的笑著說:「經濟還過得去,我不能難過,因為,我還有媽媽。我如果難過,我媽怎麼辦?不就要更難過了?」他還說,舅舅多少會支助他們家的生活。他只有一個哥哥,在他上高一那年,他哥哥也考上了大學,上台北讀書去了。

  高一時,黑人還算謹敏,對於課業的修習,為人處事的修養,總是積極而樂觀的面對,誠心的學習。放寒假之前,我找了一天,到黑人的家裡做家庭訪問。他家在彰化福興鄉一處村落的外圍,顯然是在農地上蓋的農舍住屋。我進屋時,黑人的母親還在工廠,尚未下班回家,我在客廳揚聲叫喚著,黑人只穿著一件現下流行的大大、四方的花褲,從內室走了出來,看見我還大吃了一驚。我問他在做什麼?他尷尬的笑笑說:「剛好在玩線上遊戲。」

  一年後,黑人因為想要打工賺錢,退出了學校的課後課業輔導,我就很少再看見他了。又過了半年,在教室外的走廊遇見黑人,他異發的成熟了,我想,應該是工作的磨練,使得他更懂得應對進退了吧!我問他:「生活還好嗎?」他用一貫的陽光般的笑容笑著說:「還好!」我又問:「是嗎?我聽說你交了女朋友了,還好嗎?」他笑得更燦爛了:「還好!還好!」

  三年級時,偶爾在教室外的走廊上遇到他,感覺他長高了不少,但身形瘦了,已沒有升學的意願和打算。我問他以後的生活,打算要怎麼過呢?他依舊露出那口白牙,帶些羞赧的笑著說:「畢業後,繼續打工,等當兵。當完兵,存夠了錢,就會和女朋友結婚吧!」

  有一次在超級市場裡逛著時,被一位年輕的店員叫住了,我認不出那是哪一屆的孩子,年輕人笑笑的說:「你沒教過我啦!不過,我後來和黑人同班,他都會跟我們說你的事。」「那黑人還好嗎?」我問。「嗯,當兵快退伍了,聽說退伍後要結婚了,應該不錯吧!」

  好多年了,沒再見過黑人。但是,他黝黑的膚色,捲曲的頭髮,整齊的白牙,爽朗的笑聲,偶爾還是會令我想念。

( 創作散文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super-v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你是看到昨天的新聞
2009/10/28 08:31

所以才有大田鼠的嗎?

難怪有寫不完的故事啊

但.......我的愛情怎麼不見了??

JANE(0410jane) 於 2009-10-28 08:33 回覆:
回來了!